征税比他州高10倍却“没服务”
种植人抨丹州杀鹅取卵

林锦志(左)将要求油棕种植芭减税务备忘录,移交予伊斯兰党话望生区部主席阿查曼(左三)。

(话望生12日讯)油棕种植区土地税及门牌税比他州高10倍,却又欠缺公路、水电等基本设施的供应,话望生种植人大喊“吃不消”,并形容吉兰丹州当局这样的做法,宛如“杀鹅取卵”。

话望生中华商会油棕种植商组主席林锦志,日前在该组喜迎庚子福鼠年宴会致词时,要求丹州政府及话望生县议会,重新检讨及删除向油棕种植区征收高昂及不公平的土地税及门牌税。



林锦志说,这项“没有服务”,却“坐享其成”的征税法,形同杀鹅取卵,最终会导致油棕种植商因成本过高而停止生产,将直接影响丹州政府的税收及州政府官联公司的利润!

他说,外州也有向油棕芭征收类似税务,但是比吉兰丹州低,更何况,外州的油棕芭80%是种植在平原上,基建成本低,四周有良好的公路系统。

“反而,在话望生一带,80%种植区位于偏远的高山峻岭,无公路连贯,也无水电供应。”

油棕地多需付租金

此外,他说,丹州很多油棕地是向州政府租借的,需付租金,而且每年还得向县土地局缴交地税;当棕油价格稍为高一点的时候,又要被课暴利税、出囗税。



不只如此,他说,偏远地区聘请员工及外劳的工资,也比外州多50%;办理永续认证也要花上几万令吉。

“这种种的税务与多项额外开销,加上由2018年中开始棕油价格暴跌,使油棕种植商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另外,林锦志也吁请油棕种植商踊跃加入这个组织,在面对这么多的挑战及不公施政,油棕种植商不能置身度外,或自扫门前雪,应该团结在一个业缘性组织下,群策群力解决各项难题。

“这个组织未来的活动方针,将主办有关提高生产力的专题讲座,也将寻求大马人力资源部解决千丝万缕的聘请外劳手续,争取油棕芭场交通工具减路税的优惠等。”

林雅玖:偏远山区征过高门牌税

油棕芭业者血本无归

话望生中华商会会长林雅玖也抨击吉兰丹州政府通过县议会,由2016年开始向坐落在偏远山区油棕芭,征求过高及不公平的门牌税。

他说,当局此举导致油棕种植业商受价格狂泻的双重打击,也造成油棕种植业成本过高,使业者面对血本无归的困境。

“更何况,在话望生一带种植,要支付更高的芭场员工薪水。”

话望生地区油棕种植业成本高昂,不论税务、工资,或基建都有一箩筐的问题,加上价格低迷,早让业者已经吃不消。(档案照)

研究提炼燃料能源

他说,话望生油棕种植区坐落在高山区,不像半岛西海岸多为平原区;这里开发或维修芭场中的道路、桥梁、水沟的工资都高好几倍,油棕产区与棕油厂距离相当远,运输棕油果的车费也高,这些大负面环境都是对油棕种植商不利的。相信油棕种植商委员会,经常会讨论上述课题,寻求善策来面对种种严酷的挑战!

此外,林雅玖为宴会致开幕词时,促请大马政府在3年之内,全面倾入更多人力及更多财力,自行研究如何从棕油中提炼出优质的生物柴油成为一种燃料的能源,这才能长期稳定棕油的价格!而不是去搞荒唐的飞行车或再重启亏本数百亿的国产车计划,这对振兴本国的经济是无济于事的。

他也强調,虽然在2020年国家财政预算案中提到会落实B20生物柴油计划,预算每年增加棕油需求量50万吨,但该商会认为此政策无法振兴油棕业,因为生物柴油出囗量只占我国油棕产品出囗量的2%。

他说,政府及私人界应同心协力,将油棕开发成更多的用途,不是单靠目前的食用油、肥皂、化妆品、印刷油墨油、润滑剂等工业领域,或单靠出囗到中国或印度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