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将陷深谷/何启斌博士

中国海洋石油公司宣布,因天灾因素,不能和蚬壳石油公司(Shell)和道达尔公司(Total)执行他们之前所签的天然气合约。

中国石油也一样要求沙地的供应商放慢供应。其他中国企业也要求铜跟其他金属和农产品的供应商放慢。简言之,今天中国的许多企业将“违约”。其中最大的理由应当如下:中国才开始面对新冠肺炎的打击。至今世卫组织还不能断定几时才是病发传染的“高峰期”。



许多港口和运输甚至工厂都不能如期开工。就算开工也不可能即刻100% 恢复。因此,中国企业要求放慢供应是理所当然的要求,不能算是“违约”。问题是这个“违约时间” 要延到何时?

现在受打击是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滑,包括石油、铜矿、黄豆、天然气等等。

中国新冠肺炎的打击肯定影响中国企业的进口。中国已严缺美元,几乎肯定将成为危机。就算这类中企没有遭受新冠病毒的打击,他们都已面对国内经济下行的压力。要继续大赚美元肯定有问题。他们多为进口,需要美元。全国缺美元,这些企业一样很难继续花大笔钱来采购。因此他们就算真正“违约” 也不稀奇,也必然违约。

中企违约潮恐涌现

中国企业对外的借贷已经大大超越其储备金的总和。一些报道显示,连大银行都缺美元。《南华早报》去年就报道,这两年,中企有高达2.1兆的债务到期。看看去年12 月,恒大要用21%的年利来“翻借” ,今年正月就要加到27%之高!新冠肺炎的打击肯定会搞到中企违约潮涌现。简言之,中国对外购买力必然急速下降。



自贸易战以来,中国的进口已十多个月不断下降。国内许多省早已面对资金链截断的困境。

我们可以简单预测:这个“缺美元现象”必然维持下去。最显著的是,这个新冠肺炎的打击必然超过 2003年SARS病毒3到6个月,才得以平息。就算延续到10 个月都不出奇。如果其最高峰是在4或5月或夏天时,几乎肯定的是,其杀伤力将延续几个月。

因此,我们宁可相信以下的一些推测 : 中国的出口急速下降,导致中国的美元储备金快速减少。因此,中国的进口也必然下降。

这个形势就必然拖跨全球的大宗商品价格,包括大马出口的天然气、石油、棕油、家具、电子及电器产品。这对于大马来说都是“要命” 的。大马国内经济消费疲软,出口维持增长,旅游收入剧减再度打击国家收入。

大马数领域也受创

2015年,布兰特原油跌破30美元一桶,我国政府收入剧减几乎发生危机,幸亏当时有消费税来平衡。今年没有消费税,政府收支或有难!

前几年,大马许多建筑项目都被中国建筑商所包揽,因为他们直接赞助开发商的资金达到双赢局面。这两年,中国一些建筑商已经受困,再经历新冠肺炎和中国缺美元的打击,大马国内一些建筑项目可能延迟。可以肯定的是许多“带路”项目也将受影响,新项目则几乎不见踪影。

大马的旅游业已经受创,单单新年就“杀掉”5000 团,高达4亿令吉。再下去,许多酒店、餐馆、旅游胜地等将受到冲击。新病毒还打击航空等等项目。别忘了,SARS过后也需要时间来恢复旅游信心。

这次疫情肯定会拖得更久。可以预见的是,中国经济继续下滑,有专家预测,中国“衰退”将拉下全球经济增长,包括大马疲软的国内消费。新加坡难逃衰退,也打击大马的旅游和出口。

东亚国家也难免受到中国经济下滑的打击,包括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德国欧盟国家,这些都是大马的重要资金来源。

中国的势头已经开始转变或“拐转”:从最高峰的2014 年开始,就不断下行。现在这个新冠病毒肯定把中国的下行加速……中国将陷入前所未有的深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