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病,是人流的附带品 / 游枝

新冠肺炎的扩散,病毒已经遍及大半个地球,疫病流传得如此快速,其中一个原因,是人的流动来往造成。 



有历史记载的几千年以来,无数次大杀伤的瘟疫,感染祸害的范围由一个小地方到一个国家到多个国家再成为世界性大危机,都因为人的流动,将病源由一处带到另一处,成为祸及世界的灾劫。 

唐代时,前往印度学佛的玄奘,是人类历史上非常了不起的旅行家。在没有通信器材、没有畅通的道路、没有可靠的地图、医药不发达、治安难保的年代,他往返大唐与古印度天竺,经数十国走过万数千里崎岖道途,克服了各种艰难,却无法避得过行旅中疫病的伤害,他多次感染异国流行病毒,返回大唐之后,直到他过世为止,一直都患有激烈头痛症,就是他旅途中感染到的病症。

亚力山大是在东方征战途中感染病毒而死的;罗马大帝国长年征战,士兵从远方将异地病毒带回罗马,国民受到病毒侵害、士兵患病体弱,最终导致强大帝国灭亡。 

舷海家哥伦布的部属在美洲跟当地女子有性的接触,结果将当地的梅毒性病带回欧洲,后来,梅毒一度染遍全球。 

旅行病的存在



中国官方要走到对武汉封城这一步田地,就是以阻止人的移动来降低病毒的扩散。此刻,中国政府再对多个商务繁盛的大都市实施封城,要对民生经济及国家体面造成重大折损作出这个决定,正因为除了隔断人流来住,没有更有效的疫病对策可行。 

尽管医药进步,面对新冠肺炎这种新型疫症,就如多年前也是发自中国的另一场大病毒非典灾害一样,既存的医术药物还无法治得了新型病毒,对策只好分两路进行,一是试用不同药物及加速开发有效新药品,一是减少人流接触,尤其是人流动的大量传染。 

到近日,全球已经明显地、也几乎一致的,从减少及停止旅客往来这个无可奈何的下策,去阻止疫病的扩散伤害。

各国严查及禁止来自中国旅客入境,各家航空公司停飞中国航线,甚至与中国有比较紧密交流的国家都受到同样对待,是史无前例的一次疫病带来的国际行动,只有能冷静客观的人,才能从什么围堵中国、歧视中国的政治偏见的束缚中清醒过来,在疫病来源真相出现之前、在有效药物面市之前,减少及停止人流接触,是将杀伤力极强的疫情减到最低程度的唯一对策。 

疫症起源国对病毒的判断负起及时公开公布的责任。由于病毒会因现代社会人流频密而迅速扩散,会成为多国甚至世界被牵连受害的大灾难,已经不是一国的内政,更不能有隐藏疫情及排除国际参与应对的理由。 

世界卫生机构对今次新冠肺炎的处理,为何未能在疫病大量扩散之前,协助中国政府更早公布疫情及采取有效对策,是不是这个有责任看守世界72亿人的健康安全的国际机构未能尽责正常运作,世界卫生机构没有任借口,不向世人坦白作出可令人信服的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