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旅餐业首当其冲
武汉肺炎打击全球经济

“武汉肺炎”疫情继续扩散,中国10多个城市采取了程度不同的控制病毒扩散传播措施,从封城、公共交通停运,到机场检测和强制隔离,亚洲和欧美多国停飞武汉的民航直飞班机,在机场增设体检关卡。



如此规模的疫情对地方经济的打击之大目前难以估算,对全国经济的影响和国际市场部分相关领域的冲击目前迹象越来越明显。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中文网站报道,为控制疫情扩散采取的措施必然会影响到相关的行业,首当其冲的是民航铁路、旅游餐饮业。

间接经济损失涉及的行业和地域更广,评估更复杂,且往往要到疫情消失后才可能较准确点算。

据中国多家媒体消息,从1月25日起全国旅行团队游全部暂停;北京从1月27日起暂停包括出境游在内的所有旅游团队业务和机票加酒店服务。

受影响的游客和旅行社可根据合同及相关法律条文协商解决后续事宜。



当年非典型肺炎(SARS)对亚洲旅游业的冲击巨大,旅游业在经济中占相当比重的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和香港损失惨重,游客锐减,餐饮、零售、娱乐、酒店业凄惨,上千次航班取消。

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全球经济损失超过300亿美元(1200亿令吉)。

或影响中国GDP

牛津经济学院表示,中国游客的涌进菲律宾及其他东南亚国家将会受到武汉爆发冠状病毒的打击,这个地区的大部分经济体都预料经济会被这场瘟疫影响。

环球博讯网站引述牛津经济学院的高级经济学家汤美于1月26日在一场名为“武汉病毒短期内将引发经济下行增长风险”的报告说:“武汉冠状病毒爆发有可能对经济造成短期的高强度影响,与2003年爆发非典型肺炎(SARS)相似。

“因此我们认为现时的病毒爆发将会对中国的增长预测引发下行风险,特别是在第一季度,然而,如果爆发延长,第二季度也会受影响。”

投资产业影响大

牛津经济学院解释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可能受影响,尤其是在消费方面,诸如零售及旅游业,但对投资及产业的影响程度较则较少,但与2003年非典型肺炎(SARS)的影响比较也没有那么严重,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学院说:“中国政府这个时刻的迅速响应,增加透明度及采取坚强行动,对缓和公众的卫生、信心及经济肯定是有帮助的。

“虽然省市政府及时的反应很迟缓,有错误及缺乏透明度,尤其是在爆发的初期,我们预期政府将制定措施,如果需要,稳定增长的措施上。”

亚洲的其他地区,经济也会受武汉冠状病毒的影响,因为大陆实施封城,中国公民不能出国旅游。

经济体须加强内需

牛津经济学院说:“国内生产总值(GDP)受中国游客影响的经济体包括香港、泰国、越南、新加坡及菲律宾,他们受影响将较大。”

这所经济学院引用“世界旅游与旅游业理事会”(WTTC)的数据指出旅游业占菲律宾的国内生产总值(GDP)高达25%。

它指出:“旅游业及相关的产业,例如饮食业,娱乐及服装业都是东南亚的经济体及香港主要的增长主力,中国的游客占游客总数的一个很大的份额。”

这所经济学院补充说:“亚洲的经济体必须禁得起外国游客减少,特别是中国游客的影响,所有这些经济体必须加强国内市场需求,以缓冲受到游客减少的打击。”

湖北10多县市被隔离

约4000多万人受影响

自中国湖北省武汉市1月23日“封城”以阻隔武汉肺炎疫情扩散以来,至今湖北已经有10多个县市同样被隔离,约4000多万人受影响。

根据联合早报网站报道,尽管中国周边地区和东南亚、美洲、欧洲、澳洲等已经发现确诊病例,世界卫生组织表示疫情尚未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无论如何,来势汹汹的武汉肺炎相信将冲击今年的全球经济,让全球景气走不出中美贸易战的阴影。

随着武汉肺炎疫情在中国各地扩散,确诊和死亡病例增加,中国当局除了在疫情重灾区采取封城措施,也宣布在1月27日之后包括出境团队在内的所有团队游业务全部暂停。

由于科学家还未充分了解导致武汉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的破坏力,包括致死率、潜伏期等关键信息,目前的应对措施是否有效,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观察。

但是,这些因应措施对中国国内经济活动的打击,效果可能很快便会出现。

春节是中国重要的节假日,今年1月24日至30日放假调休共七天。

中国民众在这段期间的消费,不但带动国内经济活动,大批国民出国度假,也让其他国家的旅游业受惠。

因此,暂停所有团队游业务的决定,势必冲击旅游业。

此外,由于还未充分掌握疫情的扩散情况,封城措施在春节长假后将持续多久,是否还有其他城市会受影响等不确定因素,都将削弱中国的经济活力。

打击全球消费及生产

作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武汉肺炎疫情对中国乃至世界景气的打击,不容低估。

如果武汉肺炎的严重程度上升至国际性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势必让已经因为中美贸易战而脆弱不安的人心更加惶恐,打击全球消费和生产活动。

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就是很好的参考例子。

当时世卫组织把疫情列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据事后估算,全球经济当年因此损失介于300亿美元(1200亿令吉)至400亿美元(1600亿令吉),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减损0.1%。

受打击最重的包括旅游相关行业,酒店、零售、航空交通等损失最大。

此外,公共卫生部门为此付出的各种努力,包括检疫、隔离、对病人的跟踪以及卫生知识普及等,增加了财政赤字。

因为隔离措施对生产活动的影响,也使得疫情惨重的亚洲地区失业率显著提高。

狮城未雨绸缪

减轻疫情冲击

新加坡今年的全年经济增长率预估为0.5%至2.5%,这是考虑到中美贸易战影响之后的数据,并没有纳入武汉肺炎所带来的变数。

当然,由于疫情还在持续当中,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知识有待完善,各种防范措施的有效性难以确定,疫情究竟还要持续多久,恐怕没有人可以肯定。

所以,各国乃至全球经济将会受到多大的影响,暂时无法得出可信的预测。但不容否定的是,人们必须为负面情况作出最充分的准备。

非典型肺炎(SARS)于2003年3月在新加坡出现确诊首例,到4月中旬疫情逼近高峰时,政府调低了全年经济增长预测,从2%至5%下调到0.5%至2.5%,在4月至6月的那一季度,经济增长同比萎缩了4.2%。

政府当机立断,推出2亿3000万新元(6亿9000万令吉)的紧急配套,协助旅游、酒店、航空和交通业者渡过难关。

虽然现在可能为时过早,但政府想必已经开始未雨绸缪,做好准备,将新加坡的经济和就业率所可能受到的影响控制在最低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