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经济的真相/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

全世界商业精英们前往达沃斯参加年会,人们应该问问一个简单的问题:他们有没有克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沉迷?

两年前,一些杰出的公司领导人担心气候变化,或不安于特朗普的厌女症和偏执狂。但大部分人为特朗普的亿万富翁和公司减税政策而弹冠相庆,期待他的经济去监管化措施。



这可以让企业更多地污染空气,让更多美国人鸦片上瘾,诱使更多儿童吃导致糖尿病的食品,参与引发2008年金融危机的财务诡计。

如今,许多公司大佬仍在谈论保持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和创新高的股市。但GDP和道琼斯指数都不是衡量经济表现的好指标。

它们都没有告诉我们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发生了什么变化,可持续性发生了什么变化。

事实上,过去4年美国经济表现可以作为依赖这些指标的罪状的证据。

美国人寿命下降



要正确理解一国的经济健康,首先要着眼于老百姓。

如果老百姓安居乐业,就能活得更健康,更长寿。

在发达国家中,美国在这方面叨陪末座。

美国的预期寿命(已然相对较低)在特朗普任总统的前两年里均有所下降,2017年中年死亡率达到了自二战以来的最高值。

这不足为奇,因为没有哪位总统像特朗普那样“努力”确保美国人得不到健康保险。

数百万人失去了医保,无保险率短短两年时间内从10.9%上升至13.7%。

美国预期寿命下降的一个原因是安妮·凯斯(Anne Case)和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所谓的绝望致死,包括酒精、药物过量和自杀。

2017年(有优质数据可查的最新年份)这类死亡几乎达到了1999年水平的四倍。

我唯一一次此前遇到这种健康状况下降,除了战争或传染病时期,是在我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期间。

我发现,致死率和发病率数据确认了我们表明后苏联时期俄罗斯经济惨状的经济指标。

特朗普也许是顶层1%人的好总统,尤其是顶层0.1%的人,但对其他所有人来说并不好。

如果2017年的减税计划得到充分落实,那么第二个、第三个和第四个五分之一的大部分家庭都会遇到税收增加。

美国就业率低不足为奇,因为不健康的人无法工作。

减税适得其反

减税主要有利于巨富和公司,因此,2017至2018年(优质数据可获得的最新年份)美国中位家庭可支配收入并未发生重大变化也就不足为奇了。

GDP增量的大头也归了这些顶层人群。

真实中位周薪只比特朗普履新时高了2.6%。这些增量并未抵消长时间的工资停滞。

比如,全职男性工人(以及拥有全职工作的幸运儿)的中位工资仍比40年前低3%。

种族不平等也没有改善多少:2019年第三季,黑人男性全职工人的中位周薪只有白人的四分之三不到。

气候变化损失创新高

更糟糕的是,实现的增长在环境上不可持续,而由于特朗普政府取消了通过严格成本效益比的监管,环境可持续性进一步下降了。空气不再那么清新,水不再那么干净,地球的气候变化也有所加剧。

事实上,美国与气候变化有关的损失已经创出新高,美国蒙受的财产损失比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大——2017年达到了GDP的1.5%左右。

减税理应刺激新一波投资。相反,它们引发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股票回购,在2018年达到了8000亿美元(3.26兆令吉),回购方包括美国最赚钱的公司。

同时,它们还在据说接近充分就业的情况下导致了创记录的和平时期赤字(2019年接近1兆美元或4.08兆令吉)。

尽管投资疲软,美国仍必须大量从海外借钱:最新数据表明,外国借贷接近每年5000亿美元(2.04兆令吉),仅仅一年时间,美国净债务头寸就增加了10%以上。

贸易战虚张声势

类似地,特朗普的贸易战看上去声势浩大,实际上并未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2018年贸易赤字比2016年多了四分之一。2018年商品赤字创出最高纪录。

即使是对华贸易,也比2016年增加了近四分之一。

美国确实签署了新北美贸易协定,没有商业圆桌想要的投资协议条款,没有制药公司想要的提高药价条款款,而有更好的劳动和环境条款。

自诩为交易大师的特朗普在其与国会民主党的谈判中几乎全线溃败,导致贸易安排只是略有改善。

而尽管许下了夸大的承诺,要让制造业工作岗位流回美国,但制造业就业的增长仍低于他的前任奥巴马在2008年后恢复期实现的成就,也显著低于危机前水平。

即便是50年来最低水平的失业率也只是经济脆弱性的遮羞布。

工作年龄男性和女性的就业率尽管在上升,但势头不如奥巴马恢复期,也显著低于其他发达国家。就业创造的速度也显著慢于奥巴马时期。

增速远低预期

低就业率不足为奇,因为不健康的人无法工作。

此外,领残疾补助者、服刑者(美国入狱率自1970年以来增长了五倍多,目前有大约两百万人正在服刑)等群体因为他们没在找工作而没有被记为“失业”。

女性就业较低也不足为奇,因为美国不提供平价育儿,也没有产假制度。

经人口调整后,美国女性就业率要比其他发达国家低十个百分点。

哪怕从GDP衡量,特朗普经济也位居人后。

上个季度的增长只有2.1%,远低于特朗普承诺要实现的4%、5%甚至6%。

如此拙劣的表现令人瞩目,因为1兆美元赤字和极低利率算得上是极大的刺激。

这不是巧合,也不是运气差:特朗普的形象便是不确定、反复、虚与委蛇,而信任、稳定和信心才是增长的关键,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说法,还要算上平等性。

因此,特朗普理应得到不合格的分数,不仅是因为在保持民主和保护地球等重要任务上表现不佳。在经济上,他也不能合格。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