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妈妈投诉遭无理解雇
Grab举证指司机非雇员

吴健南:大马是英联邦国家,英国劳动法与大马的法律相似。

(八打灵再也28日讯)由于一名电召车司机正在等待其在工业关系法庭的上诉,电召车公司Grab表明,该公司将提呈证据,证明有关司机不是其雇员。

根据《星报》报道,电召车公司Grab一名发言人指出,该公司正寻求法律咨询,并向工业关系局提供必要的文件,以证明电召车司机不是Grab雇员的立场。



他说,电召车运营商已将独立的第三方服务供应关系通知相关部门,但受指示参加1月21日的调解会议。

他指出,Grab不同意考虑恢复司机的服务,并声称司机实际上是由于严重违反行为守则而被解雇。

1月3日,一名单身母亲向工业关系局投诉,指控Grab在去年11月5日无故将其从平台上移走,这是此类案件的首例。

她是根据1967年工业关系法令第20条作出投诉,该条文规定,若雇员认为自己无机会辩解或正当理由下被解雇,则可以从被解雇的日期开始,在60天内向工业关系总监提出上诉。

工业关系局向上诉者和Grab发出了通知,要求双方在1月21日调解。据悉,该部门官员给双方两个星期的时间寻求解决,并将在2月4日获悉结果。



人力资源部长古拉在受访时表示,此案仍处于当局的调解阶段中,自己不便回应,因为工业关系局在向部长汇报前,会审核并采取必要的行动。

吴健南:保护零工经济司机应视为工人

上诉者的代表律师吴健南希望此案能获得赔偿或达成和解。

他说,大马的法律应更好地保护零工经济工人的权利,并当局从未真正研究并解释过有关电召车司机是否是否归类为工人的法律。

“这完全跟从电召车运营商的解释,即司机是合作伙伴,而不是员工。根据1955年雇佣法令,对工人和雇员的定义是公开的,并取决列表安排和部长的不定时宣布。

“基于英国和欧洲的模式以及早期的研究,即司机被视为工人,我们的法律现在应该这样做。”

他说,由于大马是英联邦国家,因此英国劳动法与大马的法律相似,也有类似的解释空间。

“在英国的一个较早的案例中,一名司机起诉UBER,并据此使用了《就业权利法》,并解释为,司机要遵守UBER严格而全面的内部规定,”

“因此,每当他们打开应用程序时,就被视为员工。”

专家:向部长提呈报告工业关系局须审查

劳工法专家拿督萨瓦林甘在受访时说,必须等待有关当局的决定,因为该官员必须审查口头陈述和书面证据,并为部长准备一份报告,供部长决定该案是否值得移交至工业关系法庭。

“即使已作出决定,将案件移交给工业关系法庭,法庭最终仍将在听证或全面审判后决定司机是否是雇员。”

他补充说,大马的劳工法承认独立承包商和员工之间的明确区别。

“当发生纠纷时,应由法庭来确定,查看表格上的实质内容。”

“我们的法律规范了雇主与雇员之间的关系,因此独立承包商在这种情况下享有更大的自由。”

当被问及工业关系法庭对案件的思考是否意味着电召车司机将来可以向部门提出索赔申请时,他说,每个案件都有其独特的事实。

“工业关系局官员将确定索赔是否有价值。也许在部长或法院解决了这个测试案例之后,这将为以后的案件树立一个先例,使官员不再理会往后的索偿。

“该过程至少符合自然正义和程序公正。双方都有机会在法律规定的平台上发表自己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