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福吗?

●祂所赐的福气

    童年,每年的除夕,我们整个新村,大概晚上12点到1点,就会“迎接财神”。而门前也贴上了个倒置的“福”字——福字“倒”了,就是福要“到”了。



基督徒相信上帝乃是“万福”恩源,而不只是“寿、富、康宁、攸好德、考终命”。因为严格说这些都只是地上的福气。主耶稣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太16:265)这里的“赚得全世界”指的就是“地上的福气”。

    《圣经·以弗所书》说:“神在基督里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这属灵的福气,是指上帝拣选我们(第4节)、预定我们得着上帝赐给我们儿子的名分(第5节)、把恩典充充足足地赏给我们(第8节)、使我们知道他旨意的奥秘(第9-10节)。这些福气,都是因为透过信靠耶稣做为他的救主,而获得的。

    今天许多人在地上苦苦追寻,只能得到物质的、暂时的、必朽坏的福气,但基督徒追寻的,却是恰恰相反——“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林后4:18)

    追随耶稣的12个门徒之一,彼得曾经对耶稣说:“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要归向谁呢?”

    蒙福的第一要素,我们必须信靠能够赐永生盼望的救主,其次,我们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来敬拜祂,领受祂所赐的福气。



    在新年开端,让我们到教堂去感恩和称颂,因为我们已经成为上帝的儿女,我们已经获得了永生,喜乐,罪恶获得赦免,我们都是新造的人,获得新心;新年,也让我们来数算神看顾保守我们度过了一年,苦难和恩典都在祂的掌管看顾中。


福酒

      “福”字,到了金文时代,右边是示,左边是“酉”,即酒。古人用酒浇奠,同时意味有酒有肉就是福气。

我们华人结婚总喜欢摆喜酒。犹太人亦然。在迦拿,一个犹太人的婚宴,需要尽情喝酒,因酒象征喜气洋洋,但令人扫兴和尴尬的是,酒供不应求,已经喝尽了,就在此刻,耶稣行了第一个神迹,化水为酒,让婚宴窘境化为喜庆。这是个充满意义的神迹,是赋予婚姻崭新祝福的意义。

今天何谓是福?许多人结婚离婚,犹如换衣吃饭那么随便,他们的结婚快乐都如喜酒化成无味淡水,婚姻的瓦解使下一代成为受害者。正如人类第一次的婚姻,是亚当与夏娃,偷吃了禁果,成为人类犯罪而婚姻失败的前驱,他们的第一对孩子,就发生了哥哥杀死弟弟的悲剧。

可是,耶稣来了,祂给了我们崭新的爱与婚姻的真谛,一个以基督的爱为一家之主的家庭和婚姻,我深深相信,是一个幸福的婚姻家庭,是蒙福的,是属灵的。因为这婚姻,是建立在耶稣舍己和丰盛的爱的信约上,当我们领受了耶稣的爱,就给了我们人间爱情最宝贵的双重保障,祂来不是毁灭和咒诅,而是建立和祝福——这婚姻,便是家庭美满的福。

●福满

        每一次过年,妈妈总要用墨笔写“满”字,贴在米瓮。而许慎的《说文解字》里,正有“福·满也”的意思。

我们希望人生快乐美满,我们希望金钱满满,我们希望分数满满,我们希望子孙满满。我们以为这就是福了。

但人生充满痛苦与空虚,忧郁症比率不断上升,自杀的人数一直增加。金钱和享受无法满足我们,我们找不到人生的意义,我们空虚,我们迷失,我们彷徨。眼看,看不饱;耳听,听不足,最后,有人就走上了不归路。

《圣经》里有一个离婚多次而感到羞耻的妇女,她在正午才去打水,耶稣就在井边和她谈起生命的活水之道,妇女那干渴空虚的心灵得到了滋润与满足,她欣喜若狂,立马奔回与家乡的人分享耶稣是活水泉源的福音。

奥古斯丁说:上帝造人时,在人的灵魂里留下一个破洞,只有当人找到上帝时,才能弥补里面的空缺。

你心灵空虚吗?你不知道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吗?耶稣是我们心灵的活水,祂必能满足你。

●幸福感

        “福”有很多解释,其中“畐”可解读为“一口田”。

古人种田,辛苦万分,与今人种田有天渊之别。在李绅写的《悯农二首》我们读到“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今天,先进科技可以轻易培育出各种品种优良稻米,我们只稍花点钱就获得那些上等香米。我们从来都不知道,米谷得来不易,都是农民血汗耕耘的。而古人的命运更苦,尽管他们勤奋不懈,有好收成,却还得缴付高税,以致穷困饿死。因此,拥有一口自己的田,成为古人农民的奢望梦想。而这一口田,如今我们可以引申为衣食住行–象征财富、健康、事业、爱情、学业、房子、车辆……顺利与丰盛。

然而,古今往来,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一口田的。

杜甫在被顽童欺负,写下了“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宋朝李清照经历了两次爱情的挫败,写下了“昨夜雨疏风骤……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李煜亡国后被软禁,写下了“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孟浩然一生仕途颇为不顺,晚年隐居,写下隐含着对春光流逝淡淡哀怨的“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古代著名的诗词曲,思想内容几乎多是愁伤,忆古抚今,说不上幸福。对比现代人类,屋子林立,居者有其屋,我们不再物质匮乏,我们占领了大片田地,但我们的精神更加空虚,动乱更加频密,环境污染和气候天灾问题不断恶化,我们失去了更大片的天地,我们的幸福感一直走下坡。

其实,世界的天灾人祸是会没完没了,益加严重的。但世界并不是我们永恒的家,有一天我们都要离世,我们应该追寻天国那块田地,像亚伯拉罕凭着信心,透视天上更美的家乡——这才是上帝要给我们真正幸福感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