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鼠拜年
冲劲满满

“金鼠拜年”出自郑英杰手笔。

吉鼠献瑞

说到老鼠的负面形象,31岁年轻画家郑英杰噗呲一笑说:“我的父母,都不太喜欢老鼠。” 不喜欢的程度严重至连提个“鼠”字都不行。只能用代号“尖嘴巴”取代。因此,创作上,的确面临了巨大挑战,但是画鼠,却一点也难不倒他。



新的一年,郑英杰给自己的代表字,是“冲”字。他希望自己在新的一年,能有冲劲,完成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同时,也要祝福《南洋商报》的读者们,新的一年里,再辛苦都好,也要像老鼠般冲劲满满的哦!

基本上,只要不把老鼠“过度真实”的一面画出,而是突出可爱的特点就好。譬如,老鼠背部的圆润线条。相反的,他觉得更大的挑战,是要赋予它怎样的主题意义。

把吉祥赋予老鼠

取大白菜。白的谐音,寓意“百事如意”。另外,图像中的老鼠,放着大大的白菜不吃,只吃散落的小小野果,所带出的隐喻,是说“没那么大的头,就别戴那么大的帽”。

他说:“你看,老鼠很难让人联想到‘吉祥’,也没有很特殊意义,所以我就必须赋予意义给它。”

人和鼠,均同住一个屋檐下;唯鼠在暗处,为何不能像一家人般看待?

如何赋予?例如,吉祥的象征。把吉祥赋予老鼠,就写上“福”字,当成老鼠的身体,再融入它的头和尾巴,看起来,既是老鼠,也是福字,取名为“吉鼠献瑞”。另一幅就是把篆书的‘鼠’字变成老鼠造型,搭配吉祥的色彩做为点缀。

人之爱子,罕亦能均,取自《颜氏家训·教子篇》。大意是说,疼爱子女,很少能够做到一视同仁;这就跟老鼠的情况一样,它的种类繁多,尤以宠物鼠倍受宠爱,反观地沟鼠却招人厌。

所以,郑英杰的鼠画意义都特别的吉祥如意。他也坦言,一开始作画并没不顺利,灵感缺乏、共鸣不多,为此还特地下功夫搜查资料,大约在3个月,才完成超过30幅的作品。



老鼠和猫,原本是敌对的关系。但在郑英杰的作品中,有不少是老鼠和猫,两者一起和睦共处的情景,借此寓意春天来了,好日子也就跟着来了。

老鼠和谷物,或其它食物,是最常见的搭配,是丰收和富足的寓意。

报道·洪诗迪 摄影·陈成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