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祥雄勇字当头 白手起家拼出商业王国

林祥雄教授在艺术上成就斐然,艺术之外的他亦是成功企业家,是少数同时在艺术与商业双轨并进更有所成就者。在商场上,他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是当年胸口凭着一股“勇”字在吉兰丹涉足金矿,堪称是人生中一场豪赌。

林祥雄恭贺本报读者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一般上,成功的企业家多数是艺术收藏家,而成功的艺术家则鲜少是拥有商业王国者。林祥雄,是为数不多同时驰骋在艺术和商业领域并有所成就者。

他一生以艺术家自许和自豪,在艺坛蜚声国际,而他另一项事业同样杰出——白手起家打拼出自己的商业王国。

这两个领域之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并不存在一个领域是另一个领域的衍生发展,但不得不提的是,正因为在商业上的成功,让他能够没有后顾之忧、倾全力推动艺术发展,是以“商”养“艺”的成功典范。

林祥雄的商业王国不只是黄金,但黄金却不能不提。他所创办及担任执行主席的中色金矿有限公司(CNMC Goldmine Holdings)成功在吉兰丹州开采金矿并生产黄金产品,如果要追溯“想当年”,一切皆是无心插柳。

读者们不妨思考一下这个可能性:你受邀当中间人,为双方牵线促成合作,岂料……事事如棋局局新,双方的合作后来因故破局。身为中间人,毫无疑问你会尽力斡旋,如果最终还是不能善了,你会如何?

林祥雄,在某次当中间人牵线时就很不幸运的遇到了以上的难题。

澳洲独立资源储量评估机构Optiro的JORC Code评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色金矿有限公司索谷矿区黄金资源储量猛增并创历史新高,说明该公司的找矿战略部署与矿产资源的持续性勘探计划取得成效。

扛起责任 结局圆满

那已经是2004年的事。虽然住在一水之隔的新加坡,但林祥雄一直到了2004年才应丹州政府之邀,首度到访。

丹州政府找他干嘛呢?2004年全国大选,回教党(今伊斯兰党)失去登州政权,丹州也只以3个席位之多惊险过关,保住丹州政权。

双方协议破局

据他转述,已故丹州前州务大臣拿督聂阿兹当时想要发展经济,便透过砂拉越某企业家居中牵线,找上与中国政府有往来的他。

较后,林祥雄受委为丹州与中国经贸的首席顾问,带领丹州政府的招商引资团到中国与官方及政联公司交流,促成包括农业、旅游业、贸易、航班直飞等合作协议。

丹州政府更在2004年底与中国有色金属集团达成协议,把至少124平方公里的矿区勘探和开采权交给对方。

如果一切顺利,林祥雄早已功成身退,也就没有了这新闻。但世事就是如此难料,2006年中国有色金属集团领导层更迭,新领导层有新的想法,双方的协议破局。

中国有色金属集团不想履行协议,但聂阿兹可没说同意!林祥雄坦称,丹州政府原本打算通过他到北京起诉中国政府违约。但他拒绝了这个要求。生于中国广东潮安具沙溪镇卜吉巷的林祥雄虽然11岁就离开故土来到新加坡依亲,后来也成了新加坡公民,但依然心系中国,对中国有着深厚的情感。

既然闹上法庭行不通,那总得有其他解决方案才能令丹州政府满意吧?找一家有资金又懂得矿业的企业接手不就得了?!

想必大家也猜到了,这家企业正是林祥雄创办的中色金矿有限公司。他选择自己跳火坑去扛起责任,促成后来的圆满结局。

解开违约困局

事过境迁做出成绩时,大家都会说这是“高瞻远瞩”、勇于冒险,但在当时,这是拿自己的身家进行一场胜负难料的豪赌,林祥雄赌了。

只是当个中间人,他为何要这么做?为了解开这个困局。这也基于这是他一手为丹州政府与中国国企搭桥牵线的缘故,为了顾全彼此的关系,他最终选择了自己扛起责任。

“当年对于我来说,你看我怎么办,我不负责任又不行,我去北京请律师控告了中国中央政府,那怎么办?没办法了,自己承担咯。所以一时豪气万千,拍胸口,好吧,我接手。”

林祥雄将索谷矿区打造成他艺术生命中的另一幅艺术作品(档案照)。

改写百年淘砂金历史

矿业属于比较特殊的行业,充满不确定因素而且高投资、高风险、成功率低,但一旦成功了回酬也十分丰富,投入矿业的前期需要至少5至7年的建设基础才会有稳固的发展。

为了投入矿业,林祥雄变卖名下的资产又找了两名投资者一起合作。2007年5月,在聂阿兹的见证下,中色金矿与丹州经济发展局签署索谷矿区约10平方公里的矿区,从此处开始计算,长达3年的默默耕耘终于看到了成果。

林祥雄教授(右二)正向聂阿兹(右一)汇报公司进展及发展计划。(档案照)

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就在2010年7月22日,中色金矿通过岩矿石破碎池浸而产出第一块重约3.05公斤的金砖,改写了丹州数百年以来淘砂金的历史,这也逆转了“只有金找人”的老行话。此后的一切则都已是历史,人尽皆知。

如今,林祥雄可算是苦尽甘来,但提起这段辛酸史,他忍不住摇头叹息。“搞矿……九死一生啊,真的,到现在为止,成功率只是1%,太复杂了。”

别看他如今提到矿业的一切侃侃而谈,如数家珍,俨然就是金矿专家,事实上当年扛起责任时他根本是门外汉,或许是初生之犊不怕虎,也或许完全是“勇气”和“责任心”的鞭策,让他能够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既然承担了责任就努力做好它。”

一介“书生”跑去开矿,这种精神上的煎熬与体能劳动的辛苦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但他轻描淡写把这十多年来的经历一笔带过。

“在一个露天10公里的矿区里面不是那么简单的事。给任何人看起来不敢相信,一个艺术家在冷气房或什么地方画画读书,现在跳到森林里去做,所以一般人完全不能够接受的。辛亏我从小的时候就经历非人所能经历的历程。”

聂阿兹(右)从林祥雄手中接过中色金矿有限公司计划书。(档案照)

孜孜不倦努力学习

林祥雄1945年出生在中国广东潮安,母亲在他童年时期不幸身亡,11岁时他下南洋投靠在抗日期间离开中国的父亲和……继母。他以“跳火坑修练”来形容自己的童年、求学、长大成人这几十年光景的磨练,成就了今日的他;“少林练功夫最多是10年嘛,我练了四、五十年了。这个现实的社会、折腾,把我打造成今天这种人。”

正如同他再三提及的“天道酬勤”,他深信只要愿意付出且有心,滴水都可穿石,铁棒亦可磨成针,这十多年来他亲力亲为,孜孜不倦的努力学习,他不仅对矿区的一切了如指掌,中色金矿有限公司的业务也蒸蒸日上。

当然,凡事都有几个面向,十多年在矿区里工作也不全然都是痛苦的事,长时间的接触让他对矿工的生活、森林、天地万物的生息枯荣有更深入的了解,不仅学习和获益良多,更化作他的艺术创作元素与题材。

近年来,他创作了很多与矿工、原住民、马来甘榜……的作品,全都来自于他在矿区工作过程中的深刻感受,而这种机遇可不是一般的艺术家外出写生数个小时就能轻易获得。

艺术家和企业家哪一个身分你更喜欢?林祥雄毫不犹豫的说,当然是艺术家。

关注教育扶贫济困

从2007年至今,中色金矿有限公司进驻吉兰丹已逾13年,不仅是丹州最大的外资企业,过去10年来,也是矿业领域中为该州贡献最多税收的企业。林祥雄也老怀告慰,自己终于履行了他对聂阿兹的承诺——要把中色金矿打造成为吉兰丹有代表性的企业。不单如此,中色金矿有限公司也是全马数一数二的矿业公司。

此外,中色金矿也在2011年成为首家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凯利板的矿产、石油与天然气新条例下上市的黄金开采公司。该公司除了重视环保和员工,也积极参与扶贫济困、关注教育和社会问题,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林祥雄身体力行也实践并发扬骨子里那分艺术家悲天悯人的胸怀。

《艺经并轨 道行天下》。 《艺经并轨 天道酬勤》。

 大我小我评时事

时至今日,虽然孩子也加入公司担任要职,但已74岁高龄的林祥雄每个月依然会到访丹州2至3次,大半时间依旧是呆在矿区工作。

近期国际局势不稳,金价稳步上扬,对于生产合质金锭的中色金矿有限公司而言,反而是好事。但这无阻林祥雄对美国领导人的不喜。

孩子就曾问他:“老爸你很不喜欢特朗普,但是没有特朗普,金价不会这么飙升。”

林祥雄认为此事有大我和小我之分。从小我来看,特朗普的举动对金价有好处,这是个人的问题。但在大我上,对方颠倒世界秩序导致不和谐,“地球要永远追求和平,天下才会太平。”

“扶贫先扶智”,林祥雄在2015年捐献书包予小朋友(档案照)

2013年出版的五大册画集,分别为:《艺术世界》、《探索南洋》、《天地求索》、《大象无形》、《悲情人间》以及《祥雄文集》(9册)和《东西方评论集》(9册)。

报道·郑美励 摄影·叶添益、受访者提供

最新报道

【公积金派息5.45%】
吴添泉:政府应支援中低阶层
许综文:贡献经济380亿
“汽车政策咨询名单没车总”
【柔古庙摇神轿风波】曾德发:内部调查
福建会馆将处分犯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