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雨绸缪好过年/南洋社论

周二,资诚(PwC)调查显示,全球53%企业领袖对未来一年经济前景感到悲观,较去年29%大幅增加近一倍,创下2012年调查此问题以来的最悲观一年。

美国CEO们最悲观,高达63%北美CEO看衰今年全球经济,高于欧洲59%、中东57%。亚太区好些,仅48%看衰。



反之,对自身企业营收增长最具信心方面,中国与印度各占比也不过45%和40%。美国是36%、加拿大27%、英国26%、德国20%等,而日本最为悲观,仅11% CEO们对今年营收增长“非常有信心”。

一句话,CEO们对今年经济不感乐观,还忧心忡忡 。

PwC模型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可能会放缓至2.4%,低于国际货币基金最新预估的3.3%,以及世界银行预估的2.5%。往前看,未来10年,全球经济前景并不乐观。

2019年,全球增长的近四分之三来自中国、美国和亚洲。然而,2020年这些国家很难出现增长显著加速的情形。

总的来说,今年,甚至未来10年,虽然不至于崩盘,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情形还会持续,主要经济体将继续面临下行风险,而新兴经济体也难独善其身。中东危局、中美贸易战持续,将拖累增长动力不足的世界经济。



为刺激经济,今年仍将是多国央行扩大降息降准、负利率的一年;包括我国。

周三,国家银行意外降息0.25%,隔夜政策利率(OPR)由3%调低至2.75%。

国行说,这是为了采取先发制人措施,因为经济依然面对下行风险。

国行在去年5月减息25个基点,为2016年7月来首见,理由是:以先发制人扶持经济增长。11月国行再意外调降法定储备金率50个基点至3%。尽管降息再降准,相比前年,去年增长率还是被看跌。

国行一再强调,现有利率足以捍卫经济增长,并看好2020年经济增长将有改善。但纵观去年情况,只要全球经济局势没好转,甚至来个突发变故,国行再次“意外”降息降准,谁又能料?

“意外”情况一旦出现,大家还得做好准备以迎接更艰辛的一年,要是出现转机就是年底花红,而没做好应变者,将难逃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