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灯夜读PLUS方案/陈金阙

笔者有个毛病,人家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可笔者却是天生数字难自弃,只要看到一些数字,脑袋忍不住就要分析。

这回的大道方案,对许多不知道协议细节的我们,毫无头绪可言,有如无灯夜读,就只看到荧光闪闪的“调低过路费18%,大道期限延长20年”这几个大字,真是要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来天马行空一番。不过,看来许多达官贵人知道的也不多。



国家银行前副总裁丹斯里林西彦说,政府没有披露不出售南北大道(PLUS)和调低过路费的细节,所以人民对此决定是否惠及人民感到怀疑。

前首相纳吉也说,希盟政府不是降低PLUS过路费,而是加长111%的期限(从原本的18年加至38年,20*100%/18=111%),也意味着使用者未来要多付73%过路费。

原来特许大道经营权协议属于官方机密,连国行前高层也不得而知。两朝政府选择不公开大道协议,恐怕是担心民智未开,尤其是(今朝)出现像土权党凯鲁那类唯恐天下不乱的知识分子,一旦知道大道协议后,立马就颠倒黑白,煽动人民以获得政治利益。回想起来,希盟当年之所以执政,岂非也是把敌人的弱点放大,然后用些似是而非的论调,让前朝反击无力?掌控大权之后,当然不允许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纳吉论述流于表面

话说回来,纳吉在前朝掌握大权,自然对PLUS大道协议了如指掌,由他来说句公道话,再适合也不过了。奇怪的是,他的论述却流于表面,没有深入解释前因后果,让我们相当失望。



他说的多付73%,我尝试用简单数学来计算,得到以下结果:假设2020年起,每年过路费是100令吉,原本只需使用18年,总开销是1800令吉;如今过路费减18%,(每年开销成为82令吉),不过使用期限延长成了38年,总开销变成82×38=3116令吉,结果开销共增加73%(3116/1800 = 1.73)。这是简单开销计算法,没有纳入通货膨胀以及复利增长的估计。

纳吉也许是离朝太久,一些官方数据已印象模糊,所以选了这个人民简单易懂的方法呈献给大家看。

市场还有另一个说法,即利用每3年路费调涨10%,复利率每年5%的计算法,结果是多付146%(比73%还多,这让我怀疑,其实我对为何要施加每年复利5%不是很清楚,因为理论上大道调涨是根据年份时间表,即今年1令吉,3年后1.30令吉等,很少另加5%增长率,这容易让官家和民间感到混淆,或许这是对大道过路费调涨方式清楚的知情人士所提供的情报吧。)

无论怎样说,这个计算法将造成旧方案的开销成本增加,意味着新方案对旧方案的比例将减少,所以不大可能致使比73%付更多的答案。因此我对多付146%的计算有所保留。

先省钱感觉较“幸福”

用回上述例子,单单以每3年调整10%的方法来说,18年后,每年大道收费已调到161令吉,总开销是约2315令吉,比起3116令吉,新方案还是多付了34.6%(3116/2315)。但若我们纳入通胀率,那么首18年两个方案的通胀率是一样的(新方案:旧方案=1476:2315),那么在后来20年,以官方通胀率约2%的比例来算,简单的将新方案从2058年(1640令吉)推算回2038年,其开销是1367令吉,即新方案的开销成本是1476+1367=2843,实际上新方案还是多付了23%。

总的来说,新方案还是比较贵,但是人民从朝三暮四变成朝四暮三,先省钱的感觉比较“幸福”。为了更公平的比较两个方案,不像马骏控股老板那样知道消息过后破口大骂国库总裁是笨蛋、骗钱,我尝试搜索2018年以前的PLUS路费消息。

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给我找到一则2017年5月的新闻(https://www.theedgemarkets.com/article/revision-makes-plus-toll-rates-palatable),说明自2011年私有化后,UEM集团和公积金局针对PLUS和政府的协商。虽然在大道协议里,2011年以后,每3年过路费将调涨10%,不过基于各种情况,南北大道自2005年以后就不被允许调涨路费,集团也认为自2016年起每年调涨5%(而非10%)才是较合理的做法。不过,最后政府还是选择私下赔偿以换取不调涨过路费的措施。

该新闻的另一个关键数字是PLUS的内部回酬(IRR)大约是10.5%,这就是为何我认为之前的几个大道收购建议没意义,因为大家都是针对这个数字做文章。如果只是简单的调整内部回酬(至低于10.5%),无须引用自己的财政保障来谈判,那么收购成功后,债务依然由政府保证,政府的拖欠“大方”的一笔钩销(不像PLUS那样已经做了工但收不到钱);价钱是用喊的,不是显示自己的财务实力,那么就无需财团,我、你或张三李四都可以作出这种建议,大道照收费,担保照样是找政府,我们坐着等收钱就好啦!万一有什么预算错误,还是政府做担保,做傻瓜,世上如果有这么傻的政府,才有这么便宜的事!

请财长不要洋洋自得

还有,马骏控股口口声声说它在大道控制成本以及维修每一公里的费用比PLUS便宜,个人觉得为了公平/公益起见,PLUS管理层应该邀请它和子公司PROPEL一起竞标维修工程,以更透明化公司控制成本的决心。马驹这样绕过圈子向PLUS管理层的顶头上司投诉,似乎不大恰当。政府、国库和PLUS都应该公正透明的披露竞标结果,对人民说:我们听到了!

最后,关于财长那一句“前朝做不到希盟做到了”,请不要因为今朝做到降低路费这个前所未有壮举而洋洋自得。

第一,废除大道是希盟的竞选宣言,降价比废除低了几班,没什么了不起的;而前朝政府(马哈迪退休之后)曾经将一些大道收费站废除,凭的也是“给我们多一点时间”,这个宣言不是只有希盟才能做到的;

第二,前朝确实有降低路费的案例,例如蕉赖-加影大道,一边的收费站废除,另一边则降低20仙,当然也是以延长收费期限来进行,希盟没有带出什么新创意;

第三,对于公开新/旧协议守口如瓶,却要人民全盘接受政府的“好意”,人民要问,为什么不是废除?为什么是降18%,延20年,不是2020年更好一点的降20%,延长1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