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指纳吉干下的坏事/黄子

新经济政策实施前及实施后不久,大马留学生在欧美纽澳各国的竞争力非常高,数学尤佳。如今往事只能回味。

一方面是中小学教育被拖累,水准不高反降是必然现象;另一方面中国留学生如潮水冲向四方八面,其学习能力,真是天下无敌。



不说学生,昔日没读几年书的咖啡店老板、一早辍学小贩中心的小弟,一杯咖啡乌、两杯茶C、三杯薏米水,四杯咖啡冰,口里唸唸有词就能告诉你多少令吉多少仙,几乎不会有误。

不过,也不能以偏概全,并非三大民族的小贩都精于心算,有些餐饮小贩招呼客人,必须用纸条一一记录客官所点饮食。餐毕招他们来结帐,老见他们走来走去,磨磨蹭蹭,一拖再拖才来;来时在纸上加加减减半天,才说多少钱,若听得不十分清楚,不是不信其数目,再问一声多少?答案必定比先前的少上十多二十巴仙!朋友们有时闹着玩,多问一声,总是屡试不爽,享受“折扣”。

现在咖啡店的外劳无论奉上什么饮料食物,都按照柜台所出单据收费,毋须数学。学生也多赖计算机,心算笔算,慢慢退化,这也不是大问题。

网瘾族万事不关心

问题是副部长杨巧双披露,国内有29%青少上了网瘾,网瘾毒害较白粉毒瘾可是有过之无不及。这对国家未来的伤害,又远远超过毒瘾,因为这是许多父母阿公阿嬷同心协力推波助浪成就的大业。



还坐在婴儿椅的婴儿,就给他们预备了3C打电玩、练电竞。网瘾伤害生理心理,无法一一细数。幼儿语言、词汇、社交、沟通等等学习能力受损,儿少上瘾时进一步学习力退化,有位中学老师说,有些中三学生的数学能力竟退化至六年级!

不过,这也并非全然是坏事。上瘾者愈多,对当官治国的政客而言,也有好处。其一,网瘾族万事不关心,全心全意打机玩GAME,天塌当被盖。别说什么国家大事,即使吃饭喝可乐也常常忘了。因此,不会产生不满情绪,影响选票,更何况此族群大多不会出来投票。

其二,倘若忽然灵机一动关心起国家大事,例如过路费没被废,不过收费减了18%,但是延长收费20年,他们的数学水平会觉得OK,会相信政客大言不惭,是为国为民立功立德,因为前朝的盗贼政府延长收费20年,大道公司还可以继续涨价,政府必须赔款。

上了网瘾,数学退步,精神错乱,逻辑颠倒,政客们的健忘症也是网瘾者必然的病情,因此,谁才是制定私营化大政,在“前朝”签下这不平等条约,吸消费人之血,目前是长达70年,恐怕始作俑者自己都以为,这又是纳吉为首的盗贼政权干下的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