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咒诅迷信

“我的儿子在贝鲁特工作半年后回到阿卡尔省,变得难以入睡,对自己的行为与身处的环境没有意识。他认不到我们任何一个。曾有一段时间,他老是在晚上离家出走,然后我到处找他。我不停哭,受了很多苦。”

来自黎巴嫩北部阿卡尔省瓦迪哈立德镇(Wadi Khaled)的哈尔杰,她的儿子侯赛因于9年前患上精神分裂症。起初家人深信侯赛因被咒诅,带他去见不同的酋长,结果他被殴打却未能成功“驱魔”。



无国界医生在黎巴嫩瓦迪哈立德的诊所,每天都有一名精神科医生当值,图中的查姆塞丁医生是其中一人。Elisa Fourt/MSF

缺乏精神健康知识

后来哈尔杰带儿子到首都的黎波里见精神科医生,情况才开始有好转。然而,求医的路途遥远、交通费和治疗昂贵,都令哈尔杰一家却步。直到知道无国界医生在瓦迪哈立德镇提供免费精神健康服务后,侯赛因才开始在无国界医生的诊所接受治疗。但是,社区对精神健康问题的污名化,对侯赛因等病人而言,仍是一大挑战。

在瓦迪哈立德,病人的生活艰难,面对贫穷、失业,并难以获得医疗护理。虽然精神健康问题在社区内很普遍,但污名化仍然存在,而社区亦缺乏精神健康的专业人员和相关知识。无国界医生在瓦迪哈立德的诊所提供免费精神健康服务,每天都有一名精神科医生当值,另有辅导员向病人和家属提供心理健康辅导和相关资讯。

无国界医生于2018年在黎巴嫩全国不同地点进行了1万1700次个人精神健康辅导。除此以外,也组织病人支援小组,而精神健康辅导人员亦会进行外展活动和提高精神健康认知的活动。MSF

与肉体健康一样重要

无国界医生辅导员赛义德到侯赛因家中提供家庭支援辅导,向他的家人提供有关他接受治疗的资讯,强调遵从治疗计划的重要性。她回答了侯赛因家人的所有问题,希望能够消除对精神健康的污名化, 鼓励每个人当出现问题时寻求专业援助。



赛义德向哈尔杰说:“正如当你跌断了手臂时,必须打石膏才能愈合一样,我们同样不要让污名化阻碍治疗精神健康问题。精神与肉体健康一样重要,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哈尔杰为了儿子侯赛因的精神分裂症获得治疗,曾一度到处问朋友和邻居借钱看精神科医生。后来她带儿子到无国界医生的诊所接受免费的精神健康服务,儿子的情况不但有好转,他们一家人也加深了对精神健康的了解。 Elisa Fourt/MSF

即将完成两年疗程的无国界医生病人布什拉也认同这一点。她到无国界医生的诊所时,总是脸带笑容。之前,布什拉的父母于两个月内相继离世,她因而患上创伤后遗症和严重焦虑症。她解释:“我没有做错任何事,但突然发现只剩自己一人,被恐惧和悲伤占据。”

虽然家人和朋友质疑,但布什拉还是开始与无国界医生心理学家进行精神健康辅导,然后再接受精神治疗。她说:“当我刚开始到诊所时,状况非常差。我接受无国界医生精神团队的首次辅导后,重拾希望。我一直期待下一次的辅导。”

无国界医生精神科医生查姆塞丁指出,污名化是一个重大的挑战,因为它会阻碍人们寻求协助,并可能造成误解,他相信无国界医生的精神健康服务对社区有正面的影响。

增加精神病认知

他说:“无国界医生的工作改变了人们对精神病的认知,我们的病人和他们的照顾者开始告知亲戚和邻居我们的精神健康服务,部分甚至带他们到我们的诊所,希望他们的状况获得改善。”

无国界医生自2016年开始在瓦迪哈立德展开救援项目,目前是唯一一间在当地提供全面精神健康服务的组织,包括个人辅导、精神科辅导和药物治疗等。

www.MSF-seAsi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