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外不利因素多
商家看淡今年经济

商家盼政府今年能够更积极、更有方向地去推动国内经济。(档案照)

(劳勿、瓜拉登嘉楼、哥打峇鲁23日讯)面对内忧外患多项不利因素,我国鼠年的经济展望,不容乐观!外在方面,仍然有许多负面因素牵制,包括中美贸易关系、国际间的对立等问题,仍然悬而未决;以我国作为一个贸易国而言,这些因素将对国家的经济发展,构成不利影响。

不过,国内的问题,其实也不小,尤其政府许多政策与抉择,多以政治利益为考量,未能打造一个亲商环境,前景茫然。



《南洋商报》日前访问了东海岸三州中华总商会会长,分析当前的经济展望。

商家须做好风险管理——东海岸中华总商会联谊会(东商联)兼彭亨中华总会会长·林锦胜

站在2020年的关口,看待2030年共同荣景,政府不能继续抗拒自由化和开放,否则,未来10年将重演过去30年的失误。

我认为,世界和区域局势负面影响,国内政局不明朗,美中贸易战欲息还乱,明年经济展望预料难以带出任何精彩和惊喜,各行各业在困局中,谨慎预期微幅增长。

由于经济生态商贸氛围,不能尽如人意,来年的经商风险依然高企,一般草根商家必须谨慎应对,做足风险管理和护盘,以免受到市场恶变拖累。



2020年本来是国家发展宏愿靠岸登陆的关口,然而,30年来的经验和尝试,已经证明推动固打经济政策,过度强调分配再分配,将导致经济体制和企业生态,失去竞争能力。

然而,2020年登岸失败,可以成为一种反面教材,诉求政府认真推行经济开放化,商贸自由化,企业创新化,纠正过去的弱点,追求未来的成功。

政府慎重拟策振经济——吉兰丹中华总商会会长·叶翃瑚

2020年是充满许多未知数的一年,综合外围及内在因素,国家前半年的经济状况,显然并不乐观。

外围因素包括中美贸易战、美国与伊朗的冲突等,这些事件肯定都会影响全球的经济,而且未来会有怎样的发展,终究还是未知数。

如果是以去年表现而言,联邦政府在推动国内经济方面,确实无法让人满意。希望政府今年能够更积极、更有方向地去推动国内经济。

商家和消费者皆面对通货膨胀的问题,但政府却将最低薪金调高至1200令吉,此举虽说是要协助员工,同时也加重了企业界的负担,有鉴于此,希望政府慎重考虑这项政策。

简单来说,前半年,无论是外围与内在的经济,都不乐观。希望国家领导人能够与各大国搞好关系,推动国与国之间的经济与贸易。

举个例子,就如在加强棕油买卖市场方面,我国应该与印度等国家搞好及保持友好关系。

另外,政府应积极推动工业4.0,在各方面尽量协助中小企业转型,提供融资与培训。

偏政伤社会经济——登嘉楼中华总商会会长·刘保章

大马目前落到内忧外患的不利处境中,新政府的许多政策与抉择皆以政治为考量,不仅让人民失望,也让商家处于痛苦之中。

去年国家的经济已经很糟,特别是消费税及销售与服务税带来的冲击,加上新政府在整合各部门的经验不足,且花太多时间在一些琐碎的政策上,如白鞋变黑鞋等。

一些原本是小课题的课题,最后变成主要课题,不只对整个社会不好,也为种族的团结带来很大的伤害。

国家要促进经济就必须靠外资,不过,当国家政策模棱两可,国际社会及外资会如何看待我们?有鉴于此,我并不看好马来西亚在鼠年的经济。

大马与印度的外交关系不好,加上中美贸易战已在全世界蔓延,这都是国家的外患。实际上,很多人到现在还无法清楚分辨中国人与马来西亚的华人。

新政府依然强调固打制,任何课题及政策以种族做为考量,这就是内忧。近期引发的种族课题,已导致马来商家对华裔的防御,过去友好的氛围已不复在。

政府看重政治非经济

在大选前,大家都期望新政府会带来改变,但如今情况似乎并没有怎样改变。整体来讲,政府应该看重经济,而非政治,如今却是本末倒置。

在环保课题方面,最近的澳洲林火,以及莱纳斯问题,都间接冲击着我国。当天然灾害增加,就会影响经济发展,间接影响商家。除此之外,卖沙及卖石课题,也说明政府没有良好控制国家的天然资源。

在财务方面,政府以各种税务来加重商家负担,尽管这可能让政府在一年之间,增加不少税收,但也会让商家元气大伤。

在最低薪金制方面,政府也没考虑到小城市的情况。过去,薪水低廉是小城市的优势,如今失去了这个优势,还有什么可以与大城市相比的?未来小城市又能如何良好发展。

彭州地税暴涨,是否为了削弱华商实力?这一切,都会制造社会不安,外资甚至会因此不敢到来投资种植榴梿。

若与邻国相比,我们已经输了。希望政府能够真正向邻国学习,不应该再搞政治,而是要团结,共创美好。

报道:林蕙甄、张燕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