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届”阴影/许国伟

一届政府,仿佛变成希盟领袖的阴影了。

回想5·09大选后,当时一举拿下中央及多州政权的希盟领袖士气高昂,意气风发。



反观,受重挫成为在野党的国阵领袖,有者悲观地认为,看样子需要两届甚至更久,才能重新上台。

可是,希盟执政不到两年,一届政府的疑问就盘旋不去。

如今,首相马哈迪医生被问到一届政府的可能性时,他说如果希盟没改变,继续为职位争斗,希盟可能会沦为一届政府,因为希盟中一些成员党的党员只为职位而争斗,并没有为民服务。

虽然马哈迪事后澄清,他没说过希盟会是一届政府,但是,马哈迪毕竟还是点出了,他心里认为希盟最大的问题。

是的,就是权斗。



而且马哈迪还说,原本在巫统党内所出现争夺权位的“病毒”,如今已悄悄入侵希盟之中。

当权者变脸太快

不管是民调,或是近期的补选,都一定程度地展现了民意,也指出了希盟流失民心的症结。

不过,马哈迪轻轻一句,就把问题归于内部权斗。

希盟各党,有陷入内部权斗的,明眼人都知道就是公正党。只是,人民公正党原本好端端的,真要问的是,这内斗的火又是谁点起的?这激烈内斗,又是谁火上加油?谁又是最可能的幕后藏镜人?

现在公正党的权斗,已影响到希盟。难道,马哈迪所谓的巫统权斗病毒入侵希盟,指的就是公正党?

党内有派系,有权斗,本是常事,更大的问题恐怕在于,是当权得令者变脸变太快。

列子有个寓言故事,叫“杨布打狗”。

杨朱的弟弟叫杨布,有一天,他穿着件白色的衣服出门,没想到天下起了雨,杨布淋湿了就换了件黑色的衣服回家。

他家的狗没认出来是杨布,就冲上前对他狂吠。杨布十分生气,准备打狗。

这时杨朱说:“你不要打狗,如果换作是你,你也会像它这样做的。假如你的狗离开前是白色,回来变成了黑色的,你难道就不觉到奇怪吗?”

这寓言故事,有两层意思。

第一层,遇到事情先别只是怪罪别人的错,不妨先想想,其实问题很可能是出在自己身上。

例如,马哈迪指责希盟一些人忙着权斗,不妨先想一想,真正问题出在哪里?会不会出在自己身上?

第二层,政治上很多人,有了权力就像穿白衣出门,回来时变黑衣,整个人不同了,连基层都认不出他们了。

当基层认为他们变了,他们反而还要生气,要责怪基层。

所以,希盟领袖当了近两年的政府,基层及人民质疑他们变了,变得不再担当,忘了初心,失去理念,丧失勇气。

这才是“一届政府”心理阴暗面扩大的症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