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大马教育旅游发展/陈玲娜

教育部早前披露,大马政府内阁已批准推动发展“教育旅游”(Edutourism),即由教育部主导、以高等教育为基础的旅游活动,旨在吸引更多亚洲及西方国家的学生到马来西亚游学,从而刺激国家的教育与旅游收益。

我们了解,教育旅游在我国并非全新概念。2015年,当时的高等教育部联合旅游部,通过马来西亚旅游局推介教育旅游配套,采用“超出学位”的宣传标语,向国际人士介绍马来西亚,以吸引各国大专生到国内游学。



一直以来,马来西亚高等教育事业在发展上有着许多优势,其中最受国际学生好评的,莫过于令人感到自在的语言环境、负担得起的学费及生活费、旅游观光时的安全与便利,再加上有一揽子的学术课程供选读,这都是他们选择大马为学习据点的主因。

据教育部设定的目标,踏入2020年,来马就读的海外学生预计达20万人。倘若2020全年的国际学生总人数达至上述目标,那么,这将为教育领域带来156亿令吉的收益。这说明,教育事业除了为学生的前景铺路以外,也成了全国的关键增长指标。

以教育主旨为依归

在这波成长趋势中,教育旅游就是教育事业的延伸版,因为它结合了两大优势,既能吸引学生前来我国,更能让他们在此学习新技能和新知识,带回原居国家一展长才。

参照英迪国际大学与学院的经验,我们接待过来自80多个国家的国际学生,从中观察到学生在多元文化的环境下学习,确实能够汲取到与众不同的观点和想法,这为他们日后在全球职场上发展,可说奠定了稳健的基础。



相对的,对于任何一家教育机构来说,投入教育旅游何尝不是开拓非传统课程、向潜在学生介绍就学机会,进而创造全新收入来源的一个宝贵契机?

教育部倡议的教育旅游,主要是以短期课程、例如语文与技术培训课程为招生引力。

或许有些人士会担心,结合旅游观光业的教育事业,是否会失去其本质而变得不再单纯?我认为,教育旅游务必以教育的主旨与初衷为依归。固然,有机会到全新的国度观光学习,学生们确实可通过多元文化的接触面而体验更深,但是,对于整个学习过程的具体成果,还是必须清楚地界定和估量,万万不可含糊带过。

体验多元人文特色

这里有两大经验可与大家共享:2018年,日本梅光学院大学(Baiko Gakuin University)34名在籍学生访马,利用3个月时间在英迪国际大学进修英语文。此外,他们还借着大马政府规定私立大专院校开办的通修科目之下的一门课程,学习解决问题、发表己见以及提高对世界时事的认知,也从中试着解决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所列出的各种问题,取得了具体的学习成果。

尽管这34名日本学生来马是专注于发展语文能力和创意思考能力,但东道主还是为他们安排了一系列的观光旅游行程,其中包括逛茨厂街、吉隆坡城中城、独立广场、布城和马六甲。

远道而来的客人甚至还到了雪兰莪州加里岛的玛美里原住民文化村参观,深入了解这社群的生活面貌之余,又向当地村民介绍本身的日本文化,达到互相交流的成果。

2019年,英国考文垂大学(Coventry University)校本部的学生,访问了槟城英迪国际学院。考文垂的这批大学生当中,有英国人、葡萄牙人、巴基斯坦人和尼日利亚人,他们在大马学生的陪伴下,参加了一系列活动,其中包括编程马拉松比赛、网络安全个案研究、扩增实境(AR)研究以及客座讲授时段等。

课余,他们受到本地学生的热情招待,不仅参观了槟岛上重要的历史古迹景点,还深入体验多采多姿的人文特色。

事实上,在设定以学习为主轴、其后让学生寻求机会去观光及探索当地文化的目标之际,我们应全力确保教育旅游达致“学习”及“旅游”这两大初衷。这样,学生不但获得新的竞争力和知识,也能够进一步及深入认识马来西亚。

投入教育旅游业的发展,政府部门、政府机关(特别是移民局)以及各个教育机构,必须事先拟定清楚的作业框架和指南,议定提供哪些短期课程,以及各单位应扮演的角色、应尽的责任以及必须符合的条件,才能如实推动我国的教育旅游发展。

设专属单位管理游学

此外,也可成立一个专属单位负责管理教育旅游课程,促使各个教育机构改善其产品及服务,同时成为国际学生在学期间的联络处。最重要的是,这个单位要有献身精神,从医疗到安全课题,支援国际学生在马来西亚生活上的一切需求。

在推出教育旅游服务的当儿,也要严谨关注教育产品服务质量以及它是否受到承认。毕竟大部分选择来马参加短期课程的学生,都希望能借此提升他们的个人学习,甚至提升日后返回祖国时的就业能力。基于此因,我国为国际学生推出的课程,除了要有吸引力以外,也须有受用价值。

教育旅游的进修课程,有别于一般较为长期的学术课程,即显得较为短促和密集。所以,有关方面在招生时应列出明确的入学条件,并对课程设定灵活性的选项以备不时改进之需。

与此同时,政府亦须在处理学生的入境签证政策上,拟定清楚的作业框架,好使教育旅游顺利推行。对于一心想到马来西亚游学的学生来说,清楚了解签证作业程序及时间表,及时并顺利地获取教育旅游签证,就是最重要不过的事了。

谈过了内政部权限内的签证程序,我认为,在致力推动马来西亚教育旅游的过程中,教育部应继续扮演领头羊角色。当然,也少不了旅游和文化部的力量,毕竟该部在推广教育旅游、吸引潜在学生到来马来西亚游学的努力上,将扮演吃重角色。

我们冀望在各个政府部门和机关的共同努力下,马来西亚的教育旅游发展计划终必如愿落实。

(作者为英迪国际大学与学院总执行长)

陈玲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