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起死回生且净现金充裕
日航并购马航更有利

(吉隆坡21日讯)日本航空(JAL)有转亏为盈的经验,加上重叠的航线只有一条,因此分析员认为,并购马航比较有利。



MIDF投资研究分析员通过报告指出,日航的财务表现相当稳定,2018财年的净利更年增11.4%,且过去5年都展示良好获利表现,净利赚幅平均达11%。

“同时,日航这段期间也都处于净现金状态,预示在接手马航业务及债务后,面临的潜在财务危机并不大。”

回顾马航的业务表现,该公司自2011年即陷入亏损,2018财年更净亏7亿9170万令吉。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昨日证实,政府已接获至少5项拯救马航的献议,但已婉拒部份献议;招标结果将在4月出炉。

200122a0505_noresize



4公司竞购

另一方面,财经周刊《Focus Malaysia》报道,作为马航大股东的国库控股(Khazanah),已筛选出最后4家欲收购马航空的公司,分别是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消费股)、日航、法航荷航集团及马印航空有限公司(Malindo Air)。

分析员对于亚航集团成为潜在并购者感到意外,毕竟市场早前传出的消息,是亚航集团旗下的亚航长程(AAX,5238,主板消费股)可能会并购马航。

“亚航集团若与马航合并,将造成许多航线重叠。简单来说,亚航长程与马航现有的长程服务若合并貌似更合理。”

MIDF投资研究披露,亚航长程在空中巴士的现有的庞大订单,可辅助马航的长程业务,分别有37架新型长程A321XLR客机,及78架A330-900飞机。

根据报道,日航提出将注资11亿2000万令吉,收购马航25%的股权,同时建议吉隆坡国际机场打造为日航的枢纽。

分析员指出,日航有转亏为盈的经验,是为另一个潜在并购马航的诱因。

“日航曾因庞大的飞机负担与亏损的航线,于2010年1月申请破产,同时宣布自日本股市除牌,但在短短两年成功起死回生,更是2012年全球第二大的首发股。”

而日航得以起死回生,最大的功臣当时的会长稻盛和夫落实的“变形虫管理方式”(amoeba system),即将公司细分为各个大小不一的小组,由各小组组长自行负责营运。

“日航的重生,得以作为帮助马航转亏为盈的宝贵经验。”

200122a0506_noresize

航线重叠亚航应强化非航空业务

亚航集团欲并购马航的消息令市场大感意外,分析员认为,亚航集团现阶段应聚焦强化非航空业务更为恰当。

MIDF投资研究指出,非航空业务对于亚航集团而言更具潜力。

“该公司2019财年首9个月的非航空辅助收入,录得4亿7520万令吉,比起去年同期增长4倍。”

报告披露,亚航集团大部分的营业额贡献,来自旗下的货运及物流公司Teleport,贡献70.2%。

“我们预期,Teleport将能达到4亿令吉的营业额目标,毕竟2019财年首半年已有3亿3350万令吉,接下来将通过推出‘teleport.social’平台、联合创投公司Gobi Partners投资EasyParcel,及与欧洲汉莎货运航空合作3大策略,强化营收表现。”

此外,其他非航空辅助收入还有金融服务公司BigPay及旅游与生活子公司AirAsia.com。

根据媒体报道,亚航集团计划先收购亚航长程,让后才接手马航,较后再上市;亚航集团与亚航长程将聚焦廉价航空业务,而马航则专注国内外优质航空业务。

分析员认为,此举虽能解决国内航空业供过于求的窘境,但却会造成航线重叠。

大马旅游年大赢家

强化成本成首选股

亚航集团持续强化成本框架,并积极通过数字化合理化成本及收入,仍是券商首选航空股。

MIDF投资研究指出,该公司将是2020年大马旅游年主要受惠者,尤其政府已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拨款11亿令吉予旅游、艺术及文化部。

“此外,配合今年大马旅游年,政府宣布中国和印度游客能免签证到访本地长达15天,也将进一步提振整体搭客人次;这两国的游客去年占整体到访搭客的约20%。”

分析员披露,除了2020年大马旅游年利好,亚航集团持续通过数字化,强化成本框架,也是该行看好该股的原因。

“且保守的国际油价护盘政策、稳定的营运,与持续推动非航空业务,都是我们乐观看待该公司前景的理由。”

该行指出,新的会计准则MFRS 16未来数年虽会继续影响亚航集团的财报,但在第5年的租期后,公司将能因利息开销减少而受惠。

“虽然我国去年9月开始征收机场税,但仍较其他区域国家如泰国及香港来得低,我们认为,本地的搭客流量将稳定增长。”

分析员维持航空领域“乐观”建议,给予亚航集团“买入”投资建议,目标价2.04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