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内方能攘外/南洋社论

对于沙巴民兴党在金马利国席补选的失败,希盟领袖反应莫衷一是。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显得最乐观,表示这全因当地选民还未感受到希盟执政(中央)的好处;“候任首相”兼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虽认为不该因此归咎马哈迪,但希盟必须解剖败选,否则将面对严重后果。



国阵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显然意气风发,形容金马利补选一役,反映沙巴人民开始回流国阵及巫统;而选前民调失准的巧思研究中心则指出,沙巴临时准证(PSS)所引发的课题,是民兴党尝到苦果的主因。

来到金马利补选,大马自5·09大选以来已经历10场补选,尽管目前是希盟和民兴党跟国阵各取得5胜5负,但由于希盟失守雪州士毛月州席和柔佛丹绒比艾国席,优势落在国阵看来是更合理的解读。

PSS课题在金马利补选发大酵固然千真万确,但补选的败因或致胜因素很多时候是错综复杂的,而内部团结是选战的先决条件,这一点是任何时候都不容否认的事实。

马哈迪20日返回其浮罗交怡国会选区时警告希盟领袖,在10场补选中,希盟已输了5场,再不改变和停止内斗,希盟只能是一届政府。

马哈迪要希盟成员党保持内部团结的劝告,显然是针对内讧不停的公正党,但与此同时,亲安华的公正党领袖和议员,最近却频频公开喊话,要马哈迪在今年5月,也就是5·09大选的两年后,将首相棒子交给安华。



因此,对于金马利补选之败,不免有人借机将矛头指向身为首相的马哈迪;从这个角度审视,马哈迪在浮罗交怡的谈话,似乎是有意把“罪责”抛给公正党的一种“反击”。

希盟当然不会对金马利补选失利的因素弃之不顾,可因为首相退位时间表迟迟未能出炉,马哈迪和安华两者的亲信,对权力交接的日期或许会投以更多关注,而有关的护主行动会否升级到影响希盟政府的稳定,是深受瞩目的事态进展。

在这种氛围下,希盟要作出对国家有利及让人民赏识的改变,实在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