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聂夫“历史活化石”:可以肥田/麦翔

“马来亚退休高级警官协会”(RESPA)同好几个警界非政府组织,于12月24日在隆默布草场举行所谓“国家斗士大集会”,出席者都是前反共军警高级成员;他们高举一幅中文横幅写着“严禁共产思想渗透马来西亚”,说明了此集会的性质与宗旨。

集会是此前不久被极端分子炒作的马共前总书记陈平“骨灰回马风潮”的余波。



(一)“历史活化石”韩聂夫的观点——这里首先摘录韩聂夫“历史活化石”的主要论点。他说:“很多人认为英国人是侵略者,实际上,他们是被柔佛州以外州属的马来统治者邀请来帮忙发展马来亚的。柔佛州将新加坡交给英国成为殖民地,英国没有帮助柔佛州,因为那里引入很多中国人及印尼人。国父东姑当年在争取我国独立时,并非直接与英国谈判,而是苏丹殿下将祝福马来亚独立的建议交给英国,可是,这个事实并未告知人民。韩聂夫指出,被赋予‘皇家历史学家’的丹斯里邱家金,也曾发表马来亚不是英国殖民地的言论,引起很大的争议”,云云。

(二)韩聂夫这番话其“可爱”的地方,在于用反话反映了被颠倒的历史事实。是史学界看到的、有代表性机构胆敢触及国家“敏感”死穴的第一次。

为历史“加工”

让我们来看韩聂夫所说“发展论”有几分真实?



话说1930年代英殖民者,在“权力下放”(培养有知识的初级技术员、农渔民)的虚伪幌子下,拼凑了“奴才哲学”,将率先工商化、善于经商和开发经济的华族抹黑为“土地之子”马来族的“威胁者”,将压迫剥削我国的英殖民者美化为“拯救沙漠中马来民族不致消失的恩人”。这段颠倒历史黑白的目的,为了拉拢当权者以绥正强悍的马来农民反殖民运动,为延长英殖民统治添加“润滑油”,其用心不可谓不良苦矣。对这段历史真相有两位历史学家作了研究,揭示了其本质,一位是马来民族著名学者、左翼领袖波斯达曼的公子鲁斯丹·桑尼:《马来左翼及其社会根源》(作者在英国大学毕业论文);另一位是WR洛夫:《马来民族主义的起源》。前者以其父的实践为阐发的基础,后者是在我国作了周详实地考察的蜚声国际的史学家,我国国立大专将其著作列为主要参考书,都是权威的史学家。

(三)对号入座看到的历史真实画面——韩聂夫所谓“邀请”、“祝福”,实际是英殖民者在二战后,首先挟持苏丹达致协议,然后拉拢亲英大官僚东姑、拉萨等订立单元主义的《社会契约》,规定“华人威胁者”必须承认“马来特权”的前提下换取“二等公民”。这个程序无可争辩地证明英主人与马(官僚)的勾结,绝非“邀请”。其次,所谓“发展”,实际指的是英国人二战后扶持官僚建构的一整套种族主义独裁体系,其中的“紧急状态战争”、单元主义独裁统治,被韩聂夫美化为“发展”,无可争辩的体现了贯穿全面的英殖民者“奴才哲学”(俗称“分而治之”)的可憎面目。把众人皆知的独立前后的历史“加工”,韩聂夫的手法也太笨拙了。

(四)韩聂夫为“奴才哲学”崩坍发出悲鸣——我国历史从二战后走来,走出一条规律:“权钱相互交易”,即官僚手握“高度集中的政治权利肆意的创造高度集中的财富”,循环往复,直至灭亡;2018年“5·09”历史性胜利,就是这个规律的威力。韩聂夫眼见他讴歌的英殖民者伟大“发展”的“奴才哲学”及其种族主义庞大独裁体系崩坍了一角,引发了他们无限悲伤与奇谈怪论,除了证明规律不可侮之外,也是对于一切有意无意宣扬“奴才哲学”的后来者的警告。

说来吊诡,第四任首相马哈迪医生创造了我国经济迅速鹊起的奇迹,复又于“5·09”以“临门一脚”英雄的姿态创造了另一“奇迹”,继任第七任首相,却卡在与“5·09”失败者巫统的争霸战(谁才是马来种族主义的代言人)中,丹绒比艾补选抬举了后者“咸鱼翻生”的势头,马哈迪拿不出更好的办法对付昔日的“同胞”、今日的死敌。

(五)从“历史的活化石”到“活化的历史”——“历史活化石”韩聂夫以其亲身说法,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已变成“活化的历史”,成为打开广大各民族选民眼睛的养料。“奴才哲学”造就的种族主义王朝,纳吉版的已经倒台了,“马哈迪版”的也行将成为一届政府载入史册;如果马哈迪不及时刹车,回归正轨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