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利败选 希盟又一打击/南洋社论

国阵(巫统)在沙巴金马利国席补选中胜了,败的是作为希盟合作政党的民兴党;2029张多数票占有效选票的8.68%,彰显国阵打了一场毋庸置疑的胜仗。

金马利国席是国阵的传统堡垒,5·09大选时,代表国阵上阵的前外交部长拿督斯里阿尼法之所以以微差的156张多数票获胜,跟大选激情不无关系。



当时,举国上下群情汹涌,加上社交媒体的推波助澜,许多人不自觉地对国阵产生了一种“恨之入骨”的情绪。

大选过了20个月的今天,国阵跟希盟和民兴党对换了位置,而当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国阵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皆贪污官司缠身,当一个大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已带上法庭的这个时候,为什么选民对国阵的憎恨反而消退了呢?

无可否认,沙巴临时准证(PSS)课题的发酵,确实是导致民兴党败选的因素之一,但大肆炒作这个课题的人,主要是国阵尤其是巫统领袖;当大马已经改朝换代,沙巴州也已然变天后,为什么金马利选民选择相信国阵而不是民兴党和希盟?

论人力、物力、财力,执政中央的希盟和领导沙巴的民兴党,比之国阵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补选胜利却不属于这两个政府,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人民原先对前朝政府的憎恨情绪,已慢慢转移到执政党身上。



在金马利一役,希盟政府究竟是对补选带来助力还是帮倒忙,相信民兴党必将深入剖析,而“马来西亚人的沙巴”或“沙巴人的沙巴”或许将成为来届大选各政党研究战略的考量基础。

金马利之败,对希盟政府是一项虽间接却又沉重的打击,这个不到两岁的执政党若不肯认认真真地反躬自省,自食其果将是必然的。

除了还有很多仍待兑现的大选承诺,西马的种族和宗教乱象,以及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交棒时间表和人民公正党的不断传出的内讧,都让人民对希盟政府感到沮丧。

如果不尽快且妥善地处理这些问题,“希盟是一届政府”的诅咒很可能就会应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