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协】第二阶段如何交锋?

(华盛顿、北京20日讯)在与中国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定时,特朗普承诺美国将很快就一些国内企业长期抱怨的问题与中国开展进一步谈判。作为磋商筹码,美国对3600亿美元(约1.5兆令吉)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将保持不变。

他没有说的是,几乎没有人相信这个旨在让中国减少工业补贴、降低国有企业对经济影响力的谈判可以轻而易举完成,或者在短期内取得成果。



根据《彭博社》,下一步谈判的艰巨意味著美国企业可能还要面临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关税和供应链动荡。

特朗普及其团队坚持认为,自他于2018年首次对中国使用关税武器开始,关税使他与这个经济实力日益崛起,曾经狡诈欺骗过其前任的国家谈判时可以有足够的施压。

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中,美国官员坚持认为,正是关税推动中国做出了包括知识产权保护,汇率和金融服务业开放的重大承诺。而且中国还同意在2017年基础上从美国增加购买2000亿美元(约8119亿美元),如果真能履约,今年美国对华出口将创纪录的超过2500亿美元(约1兆美元),2021年达到3000亿美元以上(约1.26兆美元)。

特朗普和他的幕僚认为,第二阶段阶段谈判中同样可以採用这种关税策略。

特朗普周三在签字仪式上告诉包括波音卡尔霍恩在内的多位企业总执行长,“我要保留关税,不然我们就没有谈判筹码了”。



但是,许多贸易专家看到的现实是,中国已经摆脱了关税压力,即使特朗普成功连任,中国也不太可能做出更大让步。

在去年夏季中美贸易战升级后,特朗普不得不将全面的贸易协定拆分为几个部分来进行,在专家看来,这就是一个证明。“即使面对巨大且持续的关税压力,中国对第二阶段协定中的大部分内容仍可能表示反对,”外交关系委员会的高级研究员奥尔登表示, “中国人不会为了取悦美国而改变自己的经济模式。从双方交锋的整个过程来看,这是非常明显的,美国和全球其他国家将不得不学习忍受这一点。”

比想像中更难

在签字仪式上,特朗普的首席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向特朗普承认,与中国的谈判和他的预期有所不同。

特朗普在向众人介绍莱特希泽时说道,“我有一个问题,这个工作比你预想的更轻松还是更加困难?”

“比我想像的要难,”莱特希泽笑着回应。

莱特希泽早些时候告诉记者,即使第二阶段的谈判未能成功,现有的关税将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工业补贴和其他挥之不去的问题。莱特希泽的展望听起来好像谈判将持续数年。

“如果你以为一纸协议就可以解决中美之间的所有问题,显然是不切实际的。”企业家们不想听到这样的资讯。在週三欢迎第一阶段协议达成的声明中,美国行业团体几乎一致呼吁尽快启动实质性的第二阶段谈判。

“我们希望第一阶段协议可以开启中美两国的互信新纪元,为马上开始第二阶段谈判铺平道路。”美国商会会长汤姆多诺休表示。

惩罚性关税成常态

他说下一阶段谈判不仅需要解决补贴问题,还应解决中国对数码贸易的限制以及美国在华企业面临的非关税壁垒。一些行业组织明确表示,他们之所以提出中美马上谈判的请求,并非因为还有问题尚待解决,主要是由于惩罚性关税仍然存在。

户外产业协会表示,2019年1至11月,其会员企业为帐篷,睡袋和滑雪手套等进口产品所缴纳的关税飙升至77亿美元,一些受关税影响的商品进口下滑近20%。

“我认为第二阶段谈判将开始。但是用协议来解决那些问题的可能性确实很渺茫,”曾经参与与中国的谈判,目前在亚洲协会任职的温迪卡特勒告诉彭博电视,“我难以相信习近平会让他的谈判代表真的就这些问题采取行动,切实有效的削减补贴和限制国有企业的经营。”

曾任奥巴马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的乍德鲍恩表示,这意味着中美之间可能会出现进一步的贸易冲突。

目前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任职的鲍恩说:“就与中国的谈判而言,特朗普或许愿意忍受这点,但是中美之间的长期衝突绝不会止步于此。它仍然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根本性问题,今天,我们并不比两年前贸易战开打前更接近于解决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