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受访者中招 高居全球比率
大马这行业欺凌和性骚扰严重

(吉隆坡19日讯)律师的任务是维护正义、公平和法治,然而令人担忧的是,诸如性骚扰和欺凌情况在法律界同样存在。

根据国际律师公会的2019年《我们也是?法律专业中的欺凌和性骚扰》报告,大马是法律界欺凌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影响了53.6%在大马法律界的受访者,在大马总受访者中,有15.3%表示曾遭受性骚扰。



200120a24a_noresize

国内24%的女受访者和6%男受访者表明在工作过程中曾遭受性骚扰。

上述报告对全球135个国家的6980人展开调查,而参与调查的87名大马法律专业人士大多数在私人律师事务所工作。

《星报》报道,这份全球报告发现,全球范围中有75%性骚扰案件受害者和57%的欺凌案件受害者没有举报;有53%法律工作场所已制定政策,而22%员工已接受了处理这些问题的培训。

在大马,只有17%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工作场所有相关政策,另只有7%人接受过培训。



该研究作者基兰彭德认为,在预防和反应方面,大马的工作还不够:“当然,政策和培训不是一个神奇的答案,但它们是必要的起点。”

200120a24c_noresize

职场防欺凌性骚欠佳

大马法律界人士不满意对工作场所防止欺凌和性骚扰的方法 ,只有13%者认为工作场所的方法是好或卓越,而全球这一比例为31%。

基兰彭德说,针对欺凌和性骚扰问题,高阶领导、律师和监管者发出信号并说“这不可以”是很重要的。

“在任何职业中这都是不可以的,但是鉴于法律建立在高道德标准的基础上,因此在法律上尤其不可行。

“同样的,我们的专业是为其他行业提供建议,若我们没有以身作则,我们将无法有效及完整地履行职责。”

200120a24b_noresize

不敢举报性骚案
受害者怕被报复

女律师协会(AWL)主席谢娜古尔巴卡什说,受害者不举报性骚扰案的原因之一是担心受到报复。

“受害者担心自己被标签为问题制造者,或很难与他人合作,特别是若骚扰者位高权重,受人尊敬且非常资深。

“人们还担心举报会影响他们的职业发展前景,但是,这不是法律界独有的问题。”

她指出,最近由亚洲策略与领导院展开一项名为《现有法律对预防和遏制性骚扰的有效性》研究发现,担心威胁家庭安全(42.7%)、人身安全(42%)和创伤(38.4%)是阻止大马人举报的主要内部因素。

她也指尽管律师公会于2007年制定《性骚扰行为守则》,但女律师协会于2014年的一项调查发现,许多律师并不了解该行为守则或如何操作。

消除责备受害人文化

“据我们所知,没有(接获)任何投诉。显然,鉴于问题的严重程度,报告机制还不够。

“理想情况下,在工作场所应制定明确政策和行为准则,其中应涵盖工作场所的社会情况,让人们知道存在绝不可以跨越的界限。”

她认为,解决这问题的第一步是确保律师事务所和整个法律界对挺身而出这给予支持。

“我们的会员以个人和专业身分行事,为遭受性骚扰的人提供支持。我们需认识到,大声说出来并确保在寻求正义的过程中,受害者不会再遭受伤害。此外,迫切需要消除责备受害人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