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上得了位吗?/谢诗坚博士

随着安华的案件在检察署作出结论无案可告后,意味着尤索夫的投诉和提告不成立,也等于还安华一个清白。

这种结案与较早前阿兹敏被指为男男性爱主角之一是同样的结论,即后来经过鉴定无法确认后,也就无案可查,也无案可告。



就这两人而言,他们是当红的政治人物。虽同属一个政党,却在近些年呈现“同床异梦”的斗争。

本来他们是政坛的双打;尤其是在安华出事(1998年被马哈迪开除党籍和革除官职)后,两人更是抱在一起“有难同当”。阿兹敏也曾为安华两肋插刀,因而赢得“难兄难弟”的美誉;特别是所有的弟兄们先后离去,剩下阿兹敏坚守在安华身旁,显得难能可贵。

安华阿兹敏结梁子

讵料在2014年因加影州议席的补选,导致安华和阿兹敏结下梁子。其时,阿兹敏强力反对卡立继任雪州务大臣,而自认本身够资格取而代之。但安华不作此想,便在其“智囊”拉菲兹的安排下,准备亲自上阵参加补选,以便当选后出任州务大臣,让政府投鼠忌器。未想安华只瞻前而未顾及后院起火。结果在补选提名前夕,安华二度鸡奸罪名成立。在取得候审(上诉)之际,安华已失去提名资格。在情非得已下,其夫人旺阿兹莎代夫出征。在胜利后却与州务大臣擦肩而过,最终是阿兹敏被苏丹钦点为雪州第一把手。这样的变局是安华不能接受的,但也无形中滋长阿兹敏在党内和政府中的势力。这可以从2018年公正党党选中看到阿兹敏的势力已如日中天,随时都会威胁安华的政途。

当阿兹敏在党选击败拉菲兹后,不但证诸阿兹敏势力迎头赶上,而且公正党也明显分成两派,一派以安华为首,另一派以阿兹敏为首。



如果阿兹敏派保持沉默,不对安华的接班说三道四,彼此还不至于撕破脸皮。坏就坏在阿兹敏派在支持马哈迪继任相之余,又对安华的接班不予公开支持。由此可见,阿兹敏与安华的关系如果彼此不让一步的话,迟早将会以分裂收场。

不过在另一方面,公正党的3位国会议员在参加“马来西亚应该等到11月份过渡吗?”的座谈会上一致要求马哈迪遵守先前的“绅士协议”,在两年内交棒。按此推算,马哈迪应在今年5月交棒给安华。

马哈迪的回应是:如果希盟的成员党都认定他应该辞职走人,那他将毫不犹豫宣布下台。

公正党分两派

这种态度很显然是:希盟四党不会有人在会议上提出更换首相人选,土团党在马哈迪领导下不会反盟主。诚信党的势力有限,必然靠向马哈迪作为其立场。民主行动党即便有本身的想法,也不会主动在会议上提出。剩下的公正党就分成两派了。阿兹敏一派肯定支持马哈迪继任;而安华派也难以强出头,毛遂自荐要接任首相,除非马哈迪自愿让位。

原本希盟内最有势力的公正党,也因存在暗流汹涌,反倒不会对马哈迪构成威胁。再说,马哈迪也保留他最后一张王牌,他还有一批巫统议员随时可以倒戈相向,只要土团党再多招巫统的30名议员及公正党的15名议员,已是达到45名;再加上现有的27名国会议员,土团党分分钟都有可能回到昔日的“巫统”地位,总共拥有72席。若再加上其他党的加入,土团党就会在希盟中独占鳌头,而不是公正党或行动党。

这就是为什么马哈迪可以夸下海口说在今年11月的亚太峰会之前不会交棒,但没说之后在什么时候交棒。

再者,马哈迪原本被“提醒”首相不可再兼任其他部长,但现在走了马智礼(被很多人认为不称职),换来马哈迪,外界和希盟会有意见吗?

说是暂代教育部长,但如果马哈迪未能在此职务上作出一定的成绩,他会不会就此卸职呢?

不论马哈迪的想法如何,他本身则希望健康长寿,为国家多作贡献。毕竟直到今天要马哈迪按期卸职的只是少数声音,包括一些学者,而绝大多数不是靠向马哈迪就是保持沉默。

因此来到今天,已不是马哈迪要不要安华接班,而是安华能否确保公正党不再内讧?安华能否让土团党和巫统议员支持他上位吗?一股反安华的政治势力,如伊斯兰党时不时向安华泼冷水,已形成反常态的立场。若是这么多外在的因素给安华设堵,已经不是马哈迪遵不遵守承诺的事,反而是因为其他派系和政党中途拦路所致。

就此而言,马哈迪便可轻身脱身,不再被视为“反安华”的第一人。如果安华最终上不了位,肯定归咎于其他因素干扰,不会是马哈迪“自食其言”。

就此看来,“姜还是老的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