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教育的一点缤纷想像/林煌达

近日网上流传一段视频,一名来自中国黑龙江的9岁女童疑似学习压力太大,无法写出题为《我的缤纷世界》的作文,而对父亲哭诉 “天天都要学习,哪有缤纷世界?”,引起不少网民热议。

部分网民表示,女孩的心声是现代孩子的缩影,不该让孩子因课业而错过美好的童年;也有网民认为“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孩子若是现在不苦则以后更苦,还建议可尝试转换视角,书写自己眼前的世界有多么“不缤纷”。



据了解,该名女童现就读小学三年级,功课略嫌繁重,几乎每晚9时方能完成学校作业,恰巧当天因不会写作文而急哭了,后来获女童父亲体恤,取消了她原本的寒假补习班。

以创新为教育转型

近年来,在教育改革的带动下,各界对填鸭式教育的批判可谓不绝于耳,各方也开始思辨该否让孩子们课后参与才艺班、补习班等议题。然而吊诡的是,专门考究日本大学毕业生就职率的机构于早期指出,填鸭式教育是世界上最好的教育模式。

其实,日本政府曾从2002年起全面推行减负的“宽松教育”,内容包括降低课业难度、缩减上课时间、减少教学内容、不公布学生成绩和排名等,可结果却不如预期理想。

出于对填鸭式教育的反省和国际教育形式的判断,日本政府也认为该培养创新型人才,且通过“创新教育”为传统的“知识教育”转型。



日本教育学会会长广田照幸曾说,“宽松教育”急切追求创造力的培养,却忽略了产生创造力的前提——基础知识的积累与巩固。他认为,创造力须扎根于基础知识,否则一味地让孩子随意发挥想像力,只能是空中楼阁、纸上谈兵罢了。

此外,有不少日本人认为,现今世界诱惑太多,而孩子们的通病则是缺乏足够的自制能力。因此,倘若师长仅靠自觉放任孩子自主学习,将让孩子及教育系统走向崩溃。对他们而言,不合理地推行无负担或快乐学习的后果,就是培养出一堆不经世事的“平成废物”。

另一方面,英国广播公司(BBC)也曾于2015年做了一项名为“我们的孩子足够坚强吗?”的教学实验,特意从中国请了5名教师到英国私立学校Bohunt School教授50位初中三年级的学生,并以具有填鸭式教育色彩的东方教学法,提高学生的应试表现。

透过BBC拍摄的纪录片,我们看见了填鸭式教育如何让学生在短时间内掌握关键知识。然而,由于缺乏灵活、启蒙等现代教育价值,填鸭式教育也常被人诟病,且被认作僵化、落后的教育方式之一。

东西方盲目互仿

事实上,英国并不是唯一钦羡中式教育的国家;同样地,中国也不是对英式教学蠢蠢欲动的单一例子。目前,东西方国家为了在教育实务及学术成就上取得卓越表现,不惜东施效颦,盲目地效仿对方的教育模式。

无奈的是,西方教育不会是东方教育的解药,反之亦然。普天之下的教育理论五花八门,根本不存在一套世人通用的教育方法,更没有所谓的“教育万灵丹”。长远的教育事业应以未来作为导向,只是眼前的教育仍热衷于以过去作为参考,甚至依样画葫芦,着实可悲。

所有类型的教育都必须跟上时代的步伐、与时并进,才能够全方位地引导孩子走向更好的未来。因此,在我们反思东西方教育的不足之际,也该思考怎样适度借鉴注重品德、多元自主、强调启发、平衡发展等价值取长补短,让教育能够真正回归教育本身,并趋向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