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应大刀阔斧改革/廖珮雯

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辞职,引起民众对大马教育现况的关注。当然,马智礼在任期间许多教育政策引起许多质疑,但大多数的政策集中在中小学,对于高教政策,除了提出废除《1971年大专法令》之外,基本没有实际建树。

根据财政部长林冠英表示,2018年我国失业大专生占14万人,因此2020年财案提供奖掖。政府也致力提供更多就业机会予青少年。



从这个角度看,大量大专毕业生失业与本地经济活动的发展,以及就业机会相关。但是,政府却没有探究,究竟我国众多大专毕业生是否真能符合就业市场的工作要求?虽然他们手握大专文凭,但是他们的学术水平、语言掌握能力、专业技术与知识、与时并进的能力,是否真的能适应讯息多变的工业革命4.0时代?

据笔者的友人在一所本地私立学院任教时的观察,我国高教现场存在许多亟需大刀阔斧改革的现况。

本地高等教育是一盘高度商业化的生意,和政府大学和大多数外国大学不同,本地多数私立学院一年有三个学期,讲师与学生都在极度繁忙的状态中度过一年三学期的上课日子。

一些院校不注只重视上课和课堂学术表现,学生失去通过课外活动培养学术以外的软性思考能力。

此外,一般私立学院非常注重学生成绩,但这并不是重视学生有良好表现的成绩,而是采行各种让学生轻松过关的制度与方式,让学生考取漂亮成绩,及格率高,不及格率为零。



降低标准配合学生

表面上看,学生的不及格率为零,代表该学院学生的学术水平达到标准。殊不知,不是学生表现优异,而是有一些学院通过降低标准来配合成绩差的学生。

另外,学术资格鉴定机构(MQA)的规定趋于僵化,有些规定较为不合理,例如讲师的大学文凭必须是本科才能教授指定科系,若讲师在硕士专研该科系领域,会被鉴定为不符合学术资格。

然而,如此僵化的鉴定标准,并没有考虑某些科系是跨领域的,甚至外国大学更鼓励学生采取跨学科的方式报读不同但相关科系。

如果只是根据鉴定标准的关键字眼,去评判讲师的学术资格,是过于行政僵化的做法。

此外,除了政府研究型大学,一些私立学院基本都不重视讲师从事研究,此外,有些院方也不重视学生是否具有批判和独立思考,仅要求讲师尽量教授课程范围的内容。

笔者认为,在高度商业化和行政僵化的情况下,本地高教虽然栽培许多大专毕业生,但这些毕业生是否具有对事情的分析、判断能力、专业知识等,能否独立思考,都是值得探讨的。

政府在分析一个社会现象时,除了判断造成的因素,也应从行政、系统、制度层面,去看僵化的制度如何系统性制造不具素质的高教现场,又如何限缩有能之人,进而培养不具竞争力的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