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收贿200万
姑南:从政前已富有无需贪

东姑安南:参政前就很富裕。

(吉隆坡17日讯)国阵总秘书拿督斯里东姑安南直言,通过“政治献金”来为补选筹资是巫统的惯例,而他更曾因为金主给予的支票较迟过账,自掏腰包预支逾200万令吉,作为补选竞选资金。

联邦直辖区部前部长东姑安南被控向商人丹斯里蔡景康收贿200万令吉一案今日续审,东姑安南出庭抗辩时说,他根本不需要该笔200万令吉,因为他在参政前就很富裕。



“我谦卑地说,我无需拿这笔200万令吉利己。我从未为了自己而收取这笔献金。

“我在2001年加入内阁。之前我就已是成功商人,拥有大笔资产。

“我要强调,一开始我就告诉蔡景康,这笔钱是作为巫统政治献金,以用在大港江沙双补选。”

蔡景康常捐助国阵

他宣称,打从1999年起,蔡景康就经常捐助巫统和国阵。



他说,在2016年的大港及江沙国会议席双补选中,他也曾接洽蔡景康,寻求资助。

“选举委员会宣布双补选。2016年5月13日,我身为巫统直辖区主席,需要为直辖区巫统筹募献金,来资助补选选战。

“我寻找的捐献者中,其中一人就是蔡景康。1999年,我受委巫统执行秘书,他就捐款予巫统/国阵。”

东姑安南表示,当时补选是落在2016年6月18日,而蔡景康的支票比较迟才过帐。

他说,由于不能等蔡景康的支票,所以他决定自掏腰包,预支了202万800令吉,作为补选用途。

“一般上,政治献金是以现金方式支付,因为这些钱需要用来支付选举开销,时间很仓促。

“不过,蔡景康告诉我说,很难在短时间内筹集到现金,所以他大约在2016年6月14日给了我一张支票。”

该张支票是支付给东姑安南所持有的Tadmansori控股公司。

东姑安南指Tadmansori控股是他的家族生意,负责制造业、贸易、农业、粮食和酒店等业务。

他自认,在财务上很宽裕,完全无需收取200万令吉作为自身的用途。

“我想补充,如果我企图花掉那笔钱,我就不会把支票汇入Tadmansori控股的户头。

“我在商界有很广泛的经验。我知道,银行的文件会显示该支票汇入了公司的户头。”

注明献金来自蔡景康

东姑安南指出,针对这两场补选,他都注明献金来源是蔡景康,只是他是先使用自己的钱预支。

他接着表示,巫统之后也就蔡景康捐助的200万令吉献金,向其发出志期2016年6月14日、编号“09-376241”的收据。

收据上有东姑安南的签名,并在他抗辩前提呈法庭作为证据。

101万供大港补选经费

根据东姑安南长达17页的书面证词,其中101万3200令吉现金付给了巫统敦拉萨镇区部主席拿督里查曼莫达,作为联邦直辖区国阵在大港补选的竞选经费。

“该笔钱被用来支付大港补选的开销,包括住宿、交通、每天的津贴、膳食、宣传材料和其它杂费。”

东姑安南续称,其余100万7600令吉,则付给巫统新邦令金区部前主席拿督查卡利亚。

他说,查卡利亚把钱用在国阵青年志工计划上,约1000名青年通过该计划参与补选。

“国阵青年志工计划协助竞选活动,包括主办补习、社区工作、运动类活动和研讨会……他们也参与了开斋和‘封斋饭’(sahur)的活动。

“这些青年也参与分派食物和杂货,如饼干、咖啡、美禄、糖、茶和T恤衫给社区人士。”

收据簿留党总部

东姑安南称,巫统并未严格看管有关收据簿,簿子只留在党总部,许多职员都唾手可得。

“我们很随意地使用收据簿,没有根据簿子的编号或收据号码。”

东姑安南是于前年11月被控以公务人员身分,收取蔡景康所开出的200万令吉支票,以批准6家公司的多发展计划,进而抵触刑事法典第165条文。

由于吉隆坡高庭去年10月宣判东姑安南表罪成立,东姑安南因此须进入抗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