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高国运昌隆/简瑞平

政治人物的话反反覆覆,不知哪句真,哪句假,有些话耍耍嘴皮,明明是正面的,却说成负面,欠缺理据分析。

最近美国与伊朗的关系恶化,大动干戈,油价随之飚升,官场里有人说,那只益了石油公司,国家的燃油补贴大增,加重了政府的担子。



这好像政府在委屈的情况下继续提供燃油补贴,如真似幻,手头资料与官大人所言有不同的地方:

大家留意到,原油上升时,国家石油公司的利润水涨船高,给政府上缴税捐数百亿令吉。2016年油价每桷下跌到低于生产成本30美元,政府获分配的税捐还有260亿令吉,拜国油储备金够雄厚所托。

根据资料 ,2018年平均油价65美元,国油盈利553亿令吉,政府获得的税捐540亿令吉(包括300亿特别股息)。

以目前油价,RON95汽油每公升获政府补贴31仙,付给油公司的燃油补贴每月数亿令吉。而油价每上升1美元,国油的收入增加3亿令吉。

作为石油输出国,油价上升对国家的收益是正面的,油价每上升10美元,将增加国内生产总值(GDP)0.4%,油价去到70美元,则改善GDP到1.8%。



每年节省60亿补贴

政府要改弦易辙,让汽油价完全浮动,只有低收入群体获得津贴 ,这个机制原本进入2020年实行,现尚待一些细节要解决,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长拿督斯里赛弗丁表示,这个机制可为政府每年节省60亿令吉的补贴开销。

不可否认的,2008年发生的石油危机,油价狂飚到130美元,对世界的经济带来打击,高油价引发美国的债务危机,连锁性反应接踵而来,工厂关门,人民失业等,并扩散到全球。

世界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致力于把油价维持在一个合理水平,控制在60至80美元之间,避除了危机再现。经济学家指出,当油价介于55至65美元时,我国一年就损失20亿至50亿令吉。而当油价跌破60美元,就会令石油生产国感到紧张。

最近令吉略有回升,经济学者认为与大马双油价格恢复勇态有关,可见油价飚升,对大马不是苦果。

依然记得,1998年和2008年发生金融风暴时,我国是靠双油价护航,安然度过全球性的经济危机。

2016年美国页岩油大量汲取,全球石油生产过剩, 油价跌破生产成本,那才是大马的梦魇。现在回勇到60多美元,说是加重政府的负担,说词或许具玩味性,不能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