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茶匙棕油的日子/潘荣德

近期,我国原棕油与去年杪最后一个交易日喜见近3年前所未有的每公吨3000令吉水平,最高更达至3052令吉,全年涨44%,实属可喜可贺!

值得一提的是,原棕油价格上涨,更是带动很多小园主收购大量的棕油园地。这比起去年6月份写下史上价格最低季度的窘境,的确让国人的心情犹如乘坐云霄飞车一样, 忽高忽低!



实则,之前我国原产业部长更是受到在野党不断穷追猛打,终于事实胜于雄辩,总算是扬眉吐气。看着她这位铁娘子不卑不亢,忍辱负重,终归守得云开见月明!的确不得不佩服我们这位素有 “大马棕油产品最佳代言人” 美誉的原产业部长,属乃实至名归!这让在野党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如意算盘竟打不响!

原棕油价高另有因

实际上,根据各投资银行的报告,我国2019年的原棕油价格在经历7个月寒冬期后于末季反弹,并在最后一个交易日按年涨55%至每公吨3052令吉的3年新高水平,全年平均水平为2124令吉。当中,很多人都在议论为何原棕油涨幅如此的迅雷不及掩耳?其中因素有很多,包括在中美贸易战中,中国需寻求美国大豆油代替品,大马原棕油从中受惠。

另外,食油上涨,加上马币贬值,也从而推动原棕油大涨。此外,大马在去年第一及第三季度以及印尼第三季度均出现较为严重的干旱,令两国棕油出现较大幅度的减产。



总的来说,一方面是消费量增加及出口量表现强劲;另一方面其产量还有可能在今年遭遇减产,同时再加上大连商品交易所棕油走强以及有关生产一直在下降的传言。因此,大马原棕油期货价格就在市场的种种综合因素之下而被炒高。

目前全球范围内的棕油主要产自东南亚及非洲地区,其产量约占全球棕油总产量的88%。实际上,全球前三大棕油生产国亦来自上述地区,分别为印尼、大马及尼日利亚。

也许很多人并不晓得,目前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原棕油进口国,其年消费量约为600万吨,占全球市场消费总量的20%。基于原棕油价格接下来将会受货运调查的出口数据走强,以及刚刚中美签署首阶段贸易协议后,而且再加上目前中国新政策的红利包括有关农产品采购计划下所扶持,这一切都将会是成为提升原棕油价格的催化剂。

由于原棕油可广泛用于餐饮、食品工业及油脂化工等行业,这让中国有关行业对此需求更大,我本身也应中国棕油行业的需要,完成几次的调研报告。正如我所预料,他们对大马原棕油价格的短期上涨是难以置信的,原本计划在大马原棕油价格去年6月严重下滑之际,先大量出口到中国做为库存,终于我还是迟了一步!

另一厢,印度当局由于不满我国批评印度在克什米尔的行动及其新的国籍法,目前也非正式地要求印度棕油提炼商和贸易商,避免购买我国棕油,但尚未确定行动计划。若禁令成真,我国棕油库存可能激增,让价格承压。

无论如何,冀望接下来的日子,我国原产业部长所提倡的“每日一茶匙棕油”不会徒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