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信仰的人生

1

每天黎明时分,第一声划破清晨的宁静,是传自远处回教堂的唤礼早祷。在似醒未醒的恍惚间,听著那一声声的念诵,感觉是那麽的绵长悠扬,在空旷的寂静中,它静静地穿越,不知那尾句之韵最后落到何处去?我不由想得呆呆的。



这清晨的可兰经念诵,总是以一种迟缓的,带点磁性的嗓音,断断续续地似乎在呢喃,使得寂静的空间变得更加空旷、遥远,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不用急的;就如生命的颤动,像呼吸一样,可以自行完成。

一日五拜,是回教徒的日常,也是他们的人生气象,意在提醒不要忘了要义。从开始到结束,那不足二十句的赞颂,似乎就此可以念诵到地老天荒……

每天清晨,在晨祷声中醒过来,我已能够认出他的声音。是的,仍然是那个人。他的声音不是清脆嘹亮的,也不是低沉浑厚的,而是给人一种温暖感觉的那种。有时我也会想一下,他是谁呢?相貌如何?当然,这是不可能有答案的。直到今天为止,我甚至不知道那座回教堂座落在哪里。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与他最亲近的该是那本可兰经吧,相信他们已经依依相守了很长的一段时日。

唤礼员身负重任

作为一个唤礼员,他身负重任,更得孤守城池;在黎明之前,摸黑起床,沐浴更衣,在天色仍未现一丝曙光之际,便登上宣礼塔,面向麦加的方向依仪膜拜——啊麦加,那个回教徒一生中最少也得去一次的圣地,他去了吗?而此时此刻,风寒露重,我仿佛看到外面的月色映照在他的白袍上,更添一层幽邃。但他的诵念能慰借人心。



麦加朝圣,他一定去了,而且不止一次。

2

我现在不时还会想起许多年前,旧居楼下的那个女人。40岁左右,衣著时尚,披一头乌溜溜的长发,像个少女。每天早上7点,丈夫和孩子上班上学之后,她便开始播放赞颂耶稣基督的“圣歌”,她也跟着唱,这一唱,要一直持续到孩子放学回来为止。光听那歌声,已可以想见她是多么地陶醉——是每天啊,依时依候,风雨不改,若没“陶醉”作为原动力,纵有再大的耐力,也难免会倦乏吧。然而,在那不间断的六七个小时里,她不但不倦不乏,反越唱越跌宕有致,赞颂得如痴如醉……

因为每天都听,一听就六七个小时,不知不觉中我竟陪著歌声坠入一种如梦似幻的游离状态之中——那真是一连串的长梦啊。

渐渐地我几乎认定,有宗教信仰的人生是极积的,它不仅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引领。宗教强调的是善与互爱,终其目标就是要让人变得更好。这当中,有异常丰富的内容,而情节之迷人,往往是那一出出反映物事的悲喜剧。它教你认识感觉和感情,教会你热爱生活,用心感受。而更重要的是相信。相信了,就得一往情深,心醉到底。

宗教让人心醉心安

宗教让人心醉,是因为能让人心安,无时无刻不被那充实而又美好的感受所感动,这种感动是会让人落泪的——不是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吗?“你若非天使,怎么每一次我想起你,就感动一次?”

是的,有信仰的人生是醉人的。因为每一次想起你,我就感动一次。

我没有宗教信仰,但我相信天地之间,必有一个造物者,祂玄妙,至尊、至大,即使不能一一俯允苍生所求,也能让信祂的人心中有律,明白安稳才是宇宙的真实。

驻足红尘:李忆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