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下来,让我上去/张木钦

有人对着宝座高喊:你下来,你下来!我要坐,我要坐!

真是世界奇观。



这是公开追讨私人债务,债主是马哈迪,债权人是安华。他们的私相授受,现在成了国家大事,仿佛国家欠了安华一个大位。

安华像个拼命三郎,老马却气定神闲,他只是说,开会吧,让头头们决定,若要我下,我一刻不停留。

老马手段灵活,过去口口声声说委任部长是首相的特权,不容别人插嘴,到了要委任代理教育部长(自己来)的时候,却交给内阁“一致通过”,特权放弃了。这种灵活,说难听一点是滑头,更难听一点是奸巧,当初想兼任遭反对,那是胜利之初党内还有锐气,经过这两年的打磨,已经没有棱角,甚至已经抛光了。

交棒的事在开会时,有人敢要老爷子下来吗?就让我们猜一猜。

安华这个大改革家还承载不少人的期望,有人希望老马快点下来让安华改革一番,国家才有希望。最近处理爪夷文风波,倒也展示了他的改革精神。



首先他说爪夷是国宝,然后说学三页不该成为问题,那些激烈反对的言词让马来人感觉受伤害。

解决办法:反爪夷的,挺爪夷的大会,齐齐叫停。有理无理,各打五十大板。

马来人感受至上,算是改革吗?那是基本精神的延续。

有首新年歌听起来有点走音,这么唱;醒不来,醒不来,大厅放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