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何方?说了伤感/叶行

远在20多年前,我国有个很伟大的宏愿,要在2020年迈进先进国,人民年收入均为1万5000美元,然而,终于来到了2020年,当年还属于发展中国家的中国,今天已经用5G科技震惊了全世界,而在20多年前,还是刚学会走路的越南国家经济,已经超越了我国,而我国,似乎与20多年前变化不大。

其实,我们不能昧着良心说20多年以来,我国都在原地踏步没有改变,至少在第14届大选中,人民利用手中民主一票,完成了不流血的朝代更换,终结国阵60多年执政历史,只是不管是前朝或现任国家领袖,似乎热爱政治更甚于经济,所以,20多年以来,我国政治领域固然生气勃勃热闹非凡,但经济方面却似乎不尽人意。



“2020年宏愿”已成笑话,前首相纳吉就提出了“TN50国家转型计划”,把时间延迟至2050年,希望以时间来换空间,然而,希盟执政后敦马回锅任相,这个“2020年宏愿”首创者,以“2030年共享繁荣宏愿”来取代“2020年宏愿”,同时也把“2020年宏愿”不能如期实现的责任,推卸在前朝身上。

把责任推给前朝

说起来,前朝也该喊寃,想要成为先进国,除了国家生产总值(GDP)及人均收入必须达到某种程度指标外,还有国内的人文、文化及文明,都会列入考研范围之中,而国内的人权与民主的自由程度,从前朝到现在,相信都会是我国迈向先进国的绊脚石。

其实,把责任推给前朝,仿佛已经成为希盟文化,即使希盟已经上台执政快两年,但国阵还是摆脱不了代罪羔羊角色,即使某些错误必须要追溯到20多年前,然而,谁叫当年那个始作俑者,如今已经身在希盟顶端?

马来西亚最大的悲哀是,不管前朝或现任,都有玩弄种族主义政治的好手,任何原本可以轻松解决的课题,经过翻云覆雨手一番操弄,立即上纲上线,同济会旗帜变成共产党标志、董教总维权被视为种族极端分子,还有联署要关闭华淡小等等,不一而足。



莫名其妙的,那些真正屡次三番发表偏激极端言论,三番四次威胁人民百姓者,竟然可以逍遥法外,还时不时露个脸刷一刷存在,至于什么尊严被挑战、什么特权被质疑等等,不过是滋事借口,说到底,不是无病呻吟,就是自我幻想。

纵然是把2020年要成为先进国列为目标的“2020年宏愿”里,就有提及要共建拥有共同价值观与目标,且不分地域和种族差异,要和睦共处的“马来西亚民族”,但是,20多年过去了,宏愿倡议言犹在耳,种族问题仍然还是国内许多少数民族心中永远的痛。

我国联邦宪法,固然有为国内少数民族权益提供保障,只是先天条件不足加上后天失调,再经过国阵60年种族政治统治,注定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命运,原本以为希盟上台后会成为全民政府,只是现实比理想残酷,所谓的多元民主价值,不过是向世界炫耀的样板戏。

更可笑的是,朝野领袖的元旦献词,几乎千篇一律都在呼吁人民团结一致消除种族偏见,但在现实里的当中某些人,为了获取个人政治利益,甚至不惜制造舆论危言耸听,漠视种族矛盾问题是阻碍国家先进的重要因素之一。

试问,无法宽恕兼容让各族和谐共存与共治,纵有任何宏愿大志,终究是空中楼阁海市蜃楼,还谈什么先进国了?

2020年了,国家路在何方?这话问得很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