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审计主任:1MDB财报有2版本
纳吉指示勿列审计报告

莎达杜娜菲莎是控方第7名证人。

(吉隆坡13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前总执行长阿鲁甘达,被控涉嫌指示和串谋窜改1MDB审计报告案续审,国家总审计署前审计主任莎达杜娜菲莎揭露,前总审计司丹斯里安比林曾告知自己,纳吉要求勿把1MDB截至2014年3月的财务报表出现2份不同版本的问题,纳入1MDB最终审计报告内。

身为控方第7名证人的她今日供证时说,安比林在2016年2月22日会见时任首相纳吉后,被告知上述要求,纳吉当时保证将要求有关当局尽快针对此问题全面调查。



前总审计司丹斯里安比林。

莎达杜娜菲莎解释,2份不同版本的财务报表中,其中一份是发给大马公司委员会,阐明1MDB已把该公司从投资在独立投资组合公司(SPC)的所获资金,用于偿还公司债务和营运资金。

“至于另一份版本的财务报表,则是发送给财政部、德意志银行以及大马银行,阐明1MDB从投资在独立投资组合公司(SPC)的所获资金仍在1MDB的公司存款内。”

此外,国家总审计署发现,1MDB董事局于2009年9月26日的会议记录显示刘特佐为其中一名列席会议者,而该局认为刘氏在1MDB内没持有职位的情况下,列席董事局批准有关IMTN投资的会议是未按照程序。

她说,纳吉时任首席机要秘书丹斯里苏克里在2016年2月24日召开的会议上,基于敏感和为了避免反对党扭曲事实,因此要求国家总审计署在1MDB审计报告中,删除有关刘特佐于2009年9月26日列席1MDB董事局会议的段落。

纳吉被指当时保证将要求有关当局尽快针对此问题全面调查。

1MDB贷款超出收入



1MDB最终审计报告揭露1MDB集团的表现欠佳,因为该公司营运仅6年,就面对债务和疲弱现金流问题。

莎达杜娜菲莎说,1MDB管理层非常软弱,包括在未经详细评估下进行重大投资。

她说,国家总审计署发现1MDB商业模式是依赖在国内外借贷进行,这正是1MDB的负担,因为1MDB的贷款超出该公司的收入,且1MDB并没有盈利。

她披露,基于在2015年7月9日向公账会提呈的1MDB中期审计报告并未列为官方机密文件,导致有关文件在当晚就外泄,大马政府保安官总署(CGSO)随即建议将该报告在被列为机密文件,以防有关资料外泄事件重演。

未获纳吉同意 勿印审计报告

莎达杜娜菲莎指出,阿里韩沙于2016年2月29日曾告知她勿打印1MDB最终审计报告,直至获得纳吉的指示和同意,并称这会为我国政治带来影响。

她说,她在当时获得安比林的同意后,到阿里韩沙办公室将1MDB最终审计报告的草稿交给后者。

“阿里韩沙告知我勿打印报告,直至获得纳吉首肯,我在之后告知安比林此事。”

阿鲁甘达涉嫌指示和串谋窜改1MDB审计报告。

阿鲁甘达要求勿移除3方协议

莎达杜娜菲莎指出,阿鲁甘达在2016年2月24日召开的会议上,要求勿把涉及大马银行、大马在逃富商刘特佐持有的泰国Country Group Securities(CGS)及ACME Time有限公司,针对认购1MDB发行的IMTN所签署的协议,从1MDB审计报告中移除。

她说,阿鲁甘达认为,上述涉及3方的协议属“次级市场”,是在1MDB的审计范围之外,因此提出上述要求,并获得阿里韩沙同意。

她说,在上述会议后,她在国家总审计署办公室与安比林及1MDB特别审计团队讨论此事,安比林在考量了上述会议的讨论后,作出相同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