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在韩国生存艰苦?
专栏作家:年轻人,老人,女人

彭博专栏作家指出,韩国经济贫富不均的问题出在世代,而这是电影《寄生上流》没有点出的问题。《寄生上流》剧照,左二为演员宋康昊。(美联社)

(首尔13日讯)韩国电影《寄生上流》叫好叫座,被认为是反映了韩国辉煌经济背后贫富不均的黑暗面,那种半地下室住屋也彷彿让韩国成了亚洲的巴西或南非。《彭博》专栏作家费克林讨论韩国经济时讽刺说,只要不是“年轻人、老人或女人”,就不会觉得韩国是个贫富悬殊的国家。

费克林指出,几乎所有衡量贫富悬殊的指标都显示,南韩是很不错的国家:从基尼系数来看,韩国几乎是亚洲第1,优于加拿大、英国等国,只有少数西欧国家优于韩国,而韩国前1%的富人拿了全国12.2%的收入,与西欧水平相当,远优于美国的20%。



若将所得级距分成5等分来看,南韩前段20%人口的所得是末端20%人口的5.3倍,此数字不但是美国的9.4倍,甚至比澳洲及日本还要好,几乎跟德国差不多。

韩国过去2位数的经济成长已经结束,现在韩国年轻人面对的是停滞的经济、高于纽约及东京的房价、高于日本及美国GDP比重的家庭债务,还有超低生育率及劳动力恶化的恶性循环下,75%的35岁年轻人表示想离开韩国。

韩国也是世界级的性别不平等国家,也是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中老人贫穷率最高的国家,66岁以上老人有44%生活在该国贫穷线下,远高于欧洲的13%。

因此该文章最后指出,如果《寄生上流》由宋康昊饰演的男主人状况算很糟的话,那他们的孩子可能只会更糟。

新闻来源:自由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