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首阶段贸易协议
特朗普取得胜利也付出代价

(华盛顿13日讯)美国总统特朗普15日与中国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并将此宣传为重大胜利,但付出的代价却是美中这全球两大经济体历时2年的僵局,代价可说是十分高昂。

法新社报道,美国智库研究机构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贸易专家奥登(Edward Alden)说:“中美两国之间的难题仍未解决。”



但他承认,“政治上来说,效果对特朗普相当好”,尤其特朗普将于今年11月大选寻求连任。

奥登表示,白宫可自夸它曾“强硬应付中国”,且“严格说起来,特朗普确实达成协议”,兑现他2016年的竞选承诺。

无论如何,美中握手言和有安抚市场的作用。双方2018、2019年的彼此威胁、相互呛声和一来一往的加征关税,都导致市场动荡不安。

两方贸易休兵同时有助于特朗普选情,有利于美国经济。随着不确定因素逐一消弭,消费者有更多理由大胆消费,企业也会把美中冲突忧虑摆一边、继续推动投资。

白宫表示,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包含改善北京针对外国企业技术转移的要求,也包含扩大中国金融服务领域的市场准入。



根据美方,协议同时规定北京当局未来两年进口美国商品的总额,需较2017年的进口水平高出2000亿美元(约8130亿令吉),包括500亿美元(约2033亿令吉)的农产品。

特朗普拿出的交换条件包括取消原本上个月就要对电器、手机等中国制商品开始加征的关税。

协议同时把2019年9月1日起,对大约1200亿美元(约4878亿令吉)中国货品加征的关税税率减半。

然而,许多关税仍继续课征,且这场贸易战已压缩到美国企业。

康乃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贸易政策教授兼中国议题专家普拉萨(Eswar Prasad)表示,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好坏参半”,而且有一定的代价。

“特朗普从中国和其他美国贸易伙伴那边取得部分让步,但美国不仅付出经济上的代价,美国作为可信、可靠贸易伙伴的国际地位也受损。”

中国经济明显趋缓,部分原因与贸易战有关;然而,美国制造业和农民也受到影响。

外交关系协会的奥登说:“美国农民和美国制造业受创程度相当显著,中国最新的采购承诺将不足以弥补这份伤害。”

贸易专家团同时怀疑华府能自北京取得重大结构性改革。康乃尔大学的普拉萨就认为,中国不太可能会在特朗普政府一些重大要求上让步,诸如大幅削减对企业的政府补贴。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斌表示,中美双方可以宣称他们取得协议“是可以接受的,(但)称不上胜利”。

他认为,中美争议将持续“好几年,未来10年、20年,甚至更久”,且时而冲突时而休兵。

资料来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