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龙”这头怪兽/陈俊安

种族主义又添了个案例,就是雪州蒲种国中拆春节灯笼事件!

种族主义无处不在,比较上,大马还不算是个种族主义过于喧嚣的国家,像南非、美国、欧洲,种族主义都很严重!当然,我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什么是种族主义?根据维基百科的释义,种族主义还分成反感型、文化种族主义、制度性种族主义。反感型指的是某一族群,对其他的族群有着含蓄、无意识的负面评价,他们会躲避与其他族群的接触。

文化性种族主义,则过度优越地认定自己的文化语言都优于其他种族的文化,他们会进一步攻击,以及仇视其他种族的语言文化。

制度性种族主义比较可怕,它是指政府、企业、宗教团体与教育机构,大面积地、无孔不入的种族主义行为。比如南非之前的“种族隔离政策”,美国的不准黑人投票等。大马的新经济政策、大学固打制、强逼企业重组、保留工程竞标让土著优先等等。

不管是反感型、文化性、制度性种族主义,我们都可以轻易找到案例。随便一举,便有刘蝶广场骚乱、5·13骚乱、秋杰路阿当枪击事件、兴都庙逼迁骚乱、贾玛红衫军闯茨厂街、副校长骂学生滚回中国、洗衣店拒非回教徒光顾、大学当局拒庆祝中秋节,还有这次的蒲种国中拆春节灯笼事件等等。

何国家独立63年,种族和谐也喊了63年,但种族主义的魅影仍然时不时若隐若现?而新经济政策、扶助土著政策,进行财富重组扶贫也进行了近50年,为何有人还心怀不满?害怕其他种族超越?害怕自己权益的失去?



种族主义者到底在惧怕什么?

据说,中世纪的地图制作者会依据他们所知道的描绘世界的边界,唯他们会在他们认知以外的地区标上“这里有龙”字样,并配上据传是潜伏在那里的怪兽插图!我们猜想,人们都犯了毛病,把一切自己认知以外的人与事物,都标上了“这里有龙”这头怪兽(非我族类),于是,种族主义便产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