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阶级越活越穷?/马来西亚安邦智库

在很多国家,为了刺激国内消费提振经济,通过债券等资本投资的方式来促进内需;为了促投资加速城市化建设,房地产发展成了主要的经济增长引擎,而现实是,这些都没有带来真正持续健康的经济增长。

进消费的方向没有错,但是对于消费市场来说,真正具有购买力的是中产阶级。



在美国,通常家庭年收入在3万至20万美元(12.24万至81.6万令吉)的即可认为属于中产阶级,据估计大约80%的美国人属于中产阶级。

他们把钱消费在商品和服务市场,这些钱最终会成为政府税收,政府可以用于教育以及其他的公共服务来保障社会基本运行,改良社会的基础设施。

而现在大部分城市的公共政策,没有对作为大多数群体的中产阶级给予足够的重视,中产阶级逐渐萎缩的趋势有所蔓延。

除去日常开销,中产阶级没有足够的能力去进行其他的消费,消费市场就会不景气,失业率自然会上升。

难有更多消费

以美国为例,美国普通中产阶级支付的边际税税率大概为15%或25%,更加富有的中产阶级则可能需缴纳35%的边际税。



但由于投资收入的缴税比例不超过15%,因此,很多主要靠投资获利的富人群体承担的实际税率要远低于中产阶级。

2018年美国政府税收总收入高达6.3兆美元(25.7兆令吉),近三分之一来自个人所得税,这些主要是来自于中产阶级家庭,而不是富人群体。

在以克林顿政府的劳工部部长罗伯特·瑞奇为主角的纪录片《不公平时代》里提到,中产阶级的工资几十年里并没有得到实质的提高。现实是大部分中产阶级的税越交越多,富人的税越交越少。

除去他们的日常开销,中产阶级没有足够的能力去进行其他的消费,消费市场就会不景气,失业率自然会上升。一些中产阶级进而跌入低收入家庭系列。

政府财政收入也会减低,政府就不得不缩减教育以及其他的福利开支。

高教育费加重负担

今年特朗普总统又再一次削减了教育支出,公立学校的设施、师资都很糟糕。像中部的一些公立学校已经因为设施太差没办法正常上课。

加州的学费已经以每年5%的增速在增长。

美国很多的普通家庭的孩子是通过高昂的学生贷款来上大学,他们往往需要30至40年才能还清。教育费用增涨把更多的家庭阻挡在高等教育的大门外,这无疑又加速了中产阶级的萎缩。

中国发展亦遇阻

美国中产阶级萎缩这一趋势也给中国城市发展敲响了警钟。中国的减税降费政策,是否给中等收入的群体以足够的重视了呢?

有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全国累计新增的减税降费1.78兆人民币(1.05兆令吉),其中新增减税1.51兆人民币(8909万令吉),新增社保费降费2725亿人民币(1607.75亿令吉)。

民营经济纳税人新增减税9644亿人民币(5689.96亿令吉),占新增减税总额的64%,受益最大;个人所得税改革新增减税4426亿人民币(2611.34亿令吉),仅占全部新增减税降费的四分之一。

没有足够的政策保障,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是否也会逐渐萎缩,带来消费的滑坡和城市的萧条呢?

生活压力影响消费

中国正逐渐向消费型社会转型,从供给端很多措施在提升消费环境、促进夜间经济等等。

但是在需求端,如果作为消费主力军的中产阶级(中等收入)群体不能释放消费意愿,一方面税收负担重,另一方面承受着房贷、养老、医疗的压力,那么再多的消费设施、消费环境最终也将迎来无人消费的尴尬结局。

实体商业的萧条与消费能力下降不无关系,因为在虚拟的世界里能够找到更便宜的商品,在被抑制的消费意愿下,实体商业所能提供的消费体验也就不足为道了。城市因人们失去消费的意愿而失去活力。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