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羊群变成狼性团队/南洋社论

蒲种市中心国中一校挂红灯笼的年景装饰,遭到土权党领袖诬蔑,蓄意挑起种族宗教敏感课题,破坏种族和谐;校友只好倖倖然返校,连夜协助教师一起拆除年景装饰。

这些思想狭隘的政客,不懂明辨事实,任意裁赃,肆意亵渎华族文化习俗的喜庆红,还以偏狭的意识形态挑战华淡小的多元教育体系,试图撕毁宪制的契约精神。



思想狭隘的政客,为维护他们讹误的正义,只图肆意亵渎,蒙蔽视力,闭塞心灵,的确令人愤怒。因为政客在恣意掠夺的世界里,只懂贪婪捕猎战抢占,也不会有丝毫歉意,他们就像豺狼,而那些弱势者却像羊般温驯。

在生物世界里,羊从来就不是凶狠的动物,它的脾性多么温和,一幅萌达达的样子。

可是,在《伊索寓言》故事里,狼就有吃掉羊的N种方法,因为羊缺乏危机感,时时暴露自己的鲜肉,遇到危难时,只想趁乱逃跑,愚蠢、恐慌的羊就注定被狼吃掉。

要羊不被狼吃掉,当然就要有善牧者,这些领导者却一定要有智慧,要带领羊群到青草地和溪流觅食,要找到迷途的羔羊重新归队,要给受伤的羊包扎伤口,他还要有勇气,能以木棍或牧杖驱赶豺狼,保护羊群。

当然,羊还要学会保护自己,就算没法披罩狼的外衣或面具,也该学学嗷嗷地几声狼的嚎叫声,或显露几分狼性,以避免被饥饿的豺狼吞噬。



对华族而言,政治钟摆是牢笼,认命就没法改变政治空间,要做强者,就要选择做狼,而不是做羊。

只要像狼那样有敏锐的嗅觉,要有不怕挫败阻难的进攻精神和群体意识,将整个团队的行动练就成狼性意志,以及随时处于冲刺状态,才有悍然生存的力量。

从羊群变成狼性团队,才是吃到肉的关键,只有将一个族群整合成一个团结的狼群,才能吃到肉,才有力量去啃掉下一块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