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国事迹 艺高胆大/胡逸山博士

过去这几年来,一些超巨额的公家财富被跨越几大洲地乾坤挪移的事迹,逐步被揭发出来,蜚声国际之余,其一些主要操作者的“艺高人胆大”,也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自这些“转钱”事迹被揭发后,国际上好一些首屈一指的媒体,都有与我做过相关的正式访问,或要求就事态发展作出评述等,我都尽量满足彼等,从各种蛛丝马迹以至根据多年观察政治经济所累积下来的经验所促成的“直觉”来发表一些意见。



庆幸这些意见虽未能说是权威,但大多都在国际上被广泛地采用与转载。

甚至有时因为当时本地媒体尤其是就该事故的报道尺度基于明显的原因受到严厉的钳制,我的一些相关言论还曾被巧妙地“出口转内销”,当成是一位外国评论员(我当时的确是在外国的机构里工作)在国际最知名媒体上发表的看法来转载。

有时,我自己不经意地瞄到这类转载都有点啼笑皆非,尤其是想到该项事迹里的公家财富的其中一部分据国际上一些最为权威的执法机构说,也是“出口”到一些阳光灿烂的离岸岛屿天堂去转几圈“洗干净”后,再转入“有人”的私人户头来“内销”的,虽然“有人”到了今时今日在最严肃的法定场合也还是极力否认是如此。

而后来一些来自国际上最知名媒体的记者们,就彼等对这些事迹所展开的调查式新闻工作所搜集到的资料,写成一本从书名即已引人入胜的国际畅销小说,里面也有引用我具名的话。

过去这几年来,一些超巨额的公家财富被跨越几大洲地乾坤挪移的事迹,逐步被揭发出来,蜚声国际。

将拍成电影



据说这部脍炙人口、令人越翻阅越爱不释手的小说,已然谈妥影片版权,不日即将拍成电影。

这在一定程度上当然也很具有讽刺性,因为当年被挪移的公家财富里的一部份,据说就是拿来“投资”在一至数部在国际上也还算是蛮卖座的电影。

当然,也有一些关心时事的友人们,会私下要求我就该毫无疑问攸关公众利益的系列事迹提出更为“大胆”或“露骨”的意见或假设,我也尽量满足,不过没有公开地、“在记录上”地发表过。

但近来一些“爆炸性”的录音资料被正式公开后,看来我的一些大胆假设,应该也还是有很大的真实性的,所以也不妨公开说一下。

巧立名目投资

从事迹一被爆发,我就觉得这是一宗本来被操作者们设计得几乎天衣无缝、但后来因为形势比人强,纸包不住火才出现漏洞的“生财之道”。

一方面世界上一些最混乱但偏又最富有地区的一些王亲国族们,基于朝廷内斗或其他种种原因,想要把彼等所在地的公家财富转移出去以供私用。另一方面,个别发展中国度的领导们也想如此做。

而这时就出现了关键操盘手,通过校园情谊、“投其(非常昂贵的)所好”等各种手段与两方都熟悉了下来,获得彼等的几乎绝对信任来处理这些财富转移事宜,主要就是巧立名目(如相互投资、合作项目、合组公司等)地用一方的公家财富,来“盖”另一方被挪移的公家财富,当然是双向、双赢的如此做。

当时的想法极有可能是拿这些被挪用的资金,来做出各项投资炒作(所以才有被揭发出来的各种在地产、名画、影片等的“投资”),以便钱能生钱,可以赚得更多。

亏空再举债

至于赚得更多之余,是否会归还原先被挪用的“本金”,那就不得而知了。这其实有点像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合作社风波,主要就是亏空公款。

而关键操盘手也真的别出心裁,除了设法挪用实实在在的公家财富(除了资金,也有土地等)外,也想到可以举债,再以各国借用其国家信贷皆可提出的主权担保,让这些债券得以有价值。

而举债所得款项,也大多被挪用掉了。

但我觉得破绽就出在于世界整体经济形势其实在之前就已走下坡(也持续至今),这些财富的挪移逐渐“盖”不住了,“投资”又没起色,所以才维持不下去,那盘账因而“见光”了。

随着各项事实日益曝光,这宗实实在在的窃国事迹,看起来也还是会继续高潮迭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