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年饰?你老几?/南洋社论

土权党一再挑起种族敏感课题,日前走法律偏锋入禀联邦法院及高庭挑战华淡小的地位,企图通过灰色地带翻转华谈小;这一回则趁着农历新年即将到来,把手伸入学府。

他们投诉蒲种市中心国中一校张挂农历新年装饰,指含有宗教色彩,存有向回教徒宣教的嫌疑,令人傻眼。



或许,在一些人眼里,“迎春接福”这类装饰已如同一根刺,根根刺到要命的狭隘内心。

在此事件上,另一个让人议论的是,土权党还发出“3天撤除令”,该校长可能内心一慌,脚一软,忘了是否应先根据程序向教育部禀报,反而根据这批土法炼钢之徒的“指示”办起事来。

当然,一夜过后,校内的农历新年年饰被拆到精光。

为何土权党有这股威势,连校方都得向他们低头?那么,教育部在这起事件的角色及立场,又是什么?



华理会主席拿督王鸿财就不满的说,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其面簿,竟把土权党要求学校拆除新年装饰的事件与爪夷文课题挂钩。他认为张念群在知悉此事后,应该立刻介入,而不是意有所指地随土权党的步调走。

把年饰当着“宣教品”,应不是无知,反而看起来是有意把政治恶斗带入校园。

国内一些极端分子一再挑战多元文化的社会,碰触到各族和谐的底限,执法单位不应轻易放过这些反多元社会议程者。同时,执法者应坚决依法对付他们,用行动警告极端分子,什么是“以法治国”。

极端分子一再强推他们的单元世界,他们认为,单一源流教育就是可解决各族“分裂”的妙方。

如果单元世界真的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这个国家就不会出现那么多奇难杂症。其实说穿了,所谓的单元梦,藏在这些天真梦里头的,就是种族主义在作祟。

财政部长林冠英周三巡视内陆税收局会客日后对此事发表谈话,并在活动结束后马上和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医生及多位部长一同造访国中,让红彤彤的新年装饰,重新挂了上校园。

政府高层的及时行动应受赞扬,这也清楚表明希盟政府是与多元同在,而不是任由星星之火燎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