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环保需要看成本/黄子伦

上周我批评禁止塑料饮水管所引起的问题,结果我朋友就纷纷抗议说不就是饮水管而已,为什么不能直接喝饮料呢?我认为很多人没看明白我的议题,就是要大家明白环保也是有成本的,更不是理所当然。

举例来说,我们认为烧芭活动很不对,其中所排出的烟霾影响许多户外活动诸如此类。因此,有一天我们决定芭场主不能公开或肆无忌惮地烧芭,或得按照更环保的方式来进行时,芭场主也同意我们的抗议,最后结果是什么?就是农产品价格上升。



是的,我们要求芭场主用更高成本的方式处理芭场,这些成本自然会反映在农产品价格上。假设烧芭的成本是100令吉,而更环保的方式是300令吉,这200令吉的差价自然会出现在农产品上。如果农产品价格上涨200令吉,而消费者觉得清新空气等等好处的价格抵得过或者高于200令吉,自然愿意买单。芭场主乐意,有环保情怀的消费者开心,皆大欢喜。

只有生活水平够高

那么,消费者在什么情况下不愿付这多出来的200令吉呢?就是当他觉得清新空气所带来的好处没什么大不了,或觉得200令吉的代价太高了,就一句“不值得”。

换句话说,只有消费者的生活水平够高,才会觉得200令吉的代价是划算的。

我再举例,就像今天你卖给一个穷人一条肥瘦适中的健康烧肉,味道和一般烧肉相同。根据医学研究,吃这个健康烧肉的人比起吃普通烧肉的人会平均活多2年,不过价格就贵50%。只要穷人稍有理智都不会买这健康烧肉,因为他不认为换回来的两年寿命值得50%的溢价。



很残忍,也很现实,一个人对自身经济状况的理解会影响他的消费选择,一个社会也是。如果整个社会的财富水平上来了,他们就想维持健康生活,因为长寿可换来更多享受或者更少痛苦。

一个社会,或者一个国家的财富积累到某个阶段,他们会认为“清新的空气”很值钱,而愿意付出更高代价。请注意,愿意付更高的代价,不代表这个代价就不存在。

需廉宜方便替代方案

我们禁止塑料饮水管,换来就是不锈钢饮水管以及一系列的清洗保养的问题和代价。有些人愿意付这代价,不代表其他人愿意付这代价。在还没有找到更低成本和方便的替代品之前,塑料饮水管就是最好的选择。

无视成本而直接禁止塑料饮水管,只能沦为道德呼吁,加上公权力的影响,就是道德绑架。

说到最后,我觉得很多人会痛斥我这个不环保的人。坦白说,我对环保是持欢迎态度,当我看到一堆被浪费的塑料袋,也会尽可能携带自己的环保袋。不过,当我看到环保袋慢慢成为另一种更麻烦处理的“环保垃圾”时,我就对那些打着环保概念的产品或者运动非常有保留。

还是那句,要全人类环保,就拿出更便宜又方便的替代方案,否则一切面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