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贸易战更糟
若爆战争恐推高油价

(纽约7日讯)彭博经济学家齐亚德达伍德、杰米拉什与欧乐鹰撰文称,金融市场原本期盼2020年能有个开门红,毕竟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在望,还有着降息的滞后影响,可没成想新的风险又接踵而来——全球油价攀升。

目前为止,布兰特原油对伊朗将领苏莱曼尼遇害一事反应不大,表明市场对未来前景的观点比较温和,不过笔者认为这一前景存有风险。



自1月3日美国在伊拉克暗杀苏莱曼尼以来,油价仅上涨了6%。远期曲线显示,油价今年将回落至平均每桶65美元。

不过,这种平淡回应与温和的前景展望有待讨论。美国对伊拉克的制裁,伊朗对另一海湾产油国的报复或石油供应中断,都可能促使油价飙升。

能源成本增加对全球经济的直接影响可能会小于以往。根据模型预测,若油价从当前的每桶约70美元升至

100美元,到2022年初时将使全球GDP下降约0.2至0.3%。

尽管如此,近几日事件仍然凸显出金融市场虽前景美好,但未来一年仍有风险。即使贸易不确定性下降,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又卷土重来。



油价涨了一丁点

目前为止,苏莱曼尼遇害和伊朗报复威胁在全球市场激起的反应不大。 布兰特原油仅上涨了4美元至每桶70美元左右。在近期令人震惊的事件背景下,这一反应着实不大。

另外,金融市场预计今年晚些时候油价涨势将会降温,2020年平均预期在65美元。

这一全球市场观点比较温和,表明投资者预计地缘政治风险还会消退,而任何供应的中断也不会持久。

这种想法不无道理,也许美国使伊朗鼻青脸肿的同时也不会遭到还手。不过,这种情境并无保证。而且,笔者认为这一温和前景会从几个方面被攻破。

对伊拉克制裁

美国在伊拉克的国土袭击苏莱曼尼,连带伤害了两国关系。伊拉克如今希望外国军队撤出本国,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则对此威胁要对伊拉克实施制裁。

伊拉克是OPEC第二大生产国,日产量为470万桶。全球并无足够的闲置产能来填补这一缺口。

伊朗报复

去年9月份沙地阿美遭袭后,一时间造成每日570万桶的石油供应缺口。如果伊朗找到对其他国家的石油设施造成更为持久损害的办法,石油成本则可能会大大增加。

运油受阻

全球约两成的石油供应经由海湾地区或霍尔木兹海峡运输,包括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地、卡塔尔和阿联酋出口的大量石油。去年油轮数次遇袭让金融市场紧张不已。

伊朗有可能对该地区的运输网络造成实质性破坏,从而影响到全球供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