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洗黑钱案】
纳吉震惊4200万进户头

纳吉继续出庭自辩。

(吉隆坡7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坦言,他因等候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公司(1MDB)的调查结论,所以没有立即退还源自SRC公司的4200万令吉。

他指出,当他知道SRC公司汇入上述款项进其个人银行户头后感到震惊,不过,他是因为当时有关调查工作正在进行,而他要了解有关调查结果。



纳吉被控7项涉及SRC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的控状案。

他今天在迈入第9天的自辩时,也否认把上述款项视为自己的钱。

控方第37名证人,即Ihsan Perdana 私人公司(IPSB)董事经理拿督三苏安华在去年5 月29日上庭供证时说,他被反贪会释放后,前往纳吉私邸会见纳吉,告知纳吉指其户头多出一笔款项,当时纳吉感到非常惊讶。

主控官拿督希旦峇兰今天就针对三苏安华的供词盘问纳吉,指既然纳吉对4200万令吉汇款遭转入其银行户头,因此按照逻辑,纳吉应该要归还该笔款项。

另一方面,纳吉供称,当他知道SRC公司动用36亿令吉在海外进行投资,惟财政部长机构作为SRC公司的唯一股东,却没被告知有关上述涉及公司一大部分资本的投资一事时感到惊讶。



7年未获股东会议记录

纳吉说,他从2011至2018年期间,没有收到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董事局的任何决议或董事传阅决议,也不曾收到和签署任何股东会议记录。

希旦峇兰在纳吉否认自己曾签署任何股东会议记录后,盘问后者有关SRC董事局没有通过任何需要股东会议记录的决议,获纳吉回应:“那看起来是这样。”

当纳吉供称自己没有收到SRC公司董事局的任何决议或是董事传阅决议时,希旦峇兰套用后者的供词询问,这是否意味SRC公司的唯一股东,即财政部长机构从2011至2018年期间,都没有作出任何重大决策。

纳吉回应:“股东只可以在它(决策)获董事局通过后才作决定。”

希旦峇兰接着问,这是否也意味着从2011至2018年,SRC公司没有重大决策是需要财政部长机构的会议记录;纳吉回应:“是的。”

获悉落实36亿投资
“不一定发出股东决议”

希旦峇兰也询问纳吉在其书面证词中指自己曾获SRC公司总执行长聂法依扎通知,有关该公司董事局已落实36亿令吉的投资。

纳吉说:“若我在书面证词中那么说,那就是。”

希旦峇兰接着主张,既然纳吉曾获上述通知,意味着他一定是发出了一份股东决议;纳吉回应:“不一定。”

较早时,纳吉否认自己催促公务员退休基金局提供SRC公司40亿令吉贷款,也也否认自己仓促向SRC公司提供政府担保,以让SRC向该局借贷40亿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