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开年两大事/南洋社论

2020年开年不到一个星期,大马政坛就出现两起大事,一是马智礼博士2日宣布辞去教育部长职位,另一是沙巴州金马利国席补选于4日完成提名程序。

有关马智礼辞官之说,其实之前早已甚嚣尘上,如今虽化为事实也已无法震撼人心,而金马利在法庭宣判这个国席的5·09大选成绩无效后,补选也仅是照章行事。不过,谁将会是新任教长及金马利国席花落谁家,倒是引人关注的两件事。



马智礼辞职后,坊间再次出现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欲改组内阁的传言,有关新教长的人选亦众说纷纭,而这方面,当财政部长/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4日发表“希盟对此开会讨论会更好”的言论后,土著团结党宣传主任拉兹莫哈末第一时间发文告“反驳”,强调委任部长是首相的特权。

明显的,拉兹莫哈末是站在土团党的立场上捍卫首相的特权,而从前在国阵执政的61年里,外界的刻板印象是,历任首相在委任部长方面,从来都不允许“外人”横加干预。

回锅当首相的马哈迪,当然更懂得运用权力。

5·09大选过后的新内阁,在大选中赢得50个国席的人民公正党,除了时任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出任副首相兼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之外,还有6人受委为部长,看似大唱丰收。



实际上,当时仅胜出13个国席的土团党,在马哈迪登上首相宝座之余,更有5人出任部长职,这个当时成立不到两年的政党,才是内阁的真正赢家。

如今,土团党的国会议员人数在前巫统议员的加盟后,已翻倍至26人,从这个角度审视,新任教长非土团党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既然这是土团党的“囊中物”,马哈迪身为首相兼且又是土团党的掌舵人,他何需对任何人作出任何交代?

是的,委任部长可以是首相一人说了算,但金马利补选却由当地的近3万名选民当家作主;而作为希盟的政治伙伴,这是民兴党在5·09大选后所面对的首场补选,希盟,尤其是刚在沙巴立足的土团党能帮上什么大忙,对民兴党和希盟来届大选的合作关系,或许将产生微妙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