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用判断障碍来解读/简瑞平

阅读障碍/学习障碍很常见,判断障碍近来也显著,皆因不接地气铸成。

先以热议的爪夷文字单元介绍为例,要以家长的问卷作决定,获得51%的家长赞同,明年华小四年级国语科3页爪夷文字开跑,把董教总及家协边缘化。林冠英认为,如果3页就能掌握马来文的前身——爪夷文,果真是天才了,他责问3页中文书法,能掌握甲骨文吗?



这些话凸显了判断障碍,董教总不曾反对学习爪夷文,只认为不应编入课页里,让学生依自己的兴趣在课外选修。教育界专人点破,一旦成为DSKP(课程及评介标准技能),介绍爪夷文单元日后可能会列入考试项目。

董教总也不认同教育部只由家长作决定,这等同废掉董教总的决策权,对华小的未来开了缺口。

董教总的忧患意识一路走来不易,华小至今得以保留完整性。林冠英的判断误差很大。

拉曼大学学院拨款的问题暂告一段落,之前林冠英放话,马华若放手,马上有3000万,丹绒比艾的选民不肯;民意不可违,不得不亡羊补牢,趁岁末就移交了4000万给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设立的基金会。



不得民心

为什么给拉曼的拨款有这么多的不放心?财政部更应专注拨给玛拉机构33亿令吉/给待业大学生65亿令吉/给联邦土地发展局10亿令吉等项目,在政府的稽查报告中,除了“买贵了”、“付了钱看不到东西”,还有白象计划等是常态,纠结于一向管理良好,从未引人诟病的拉曼,暴露的是气量问题,又不得民心, 只能说判断障碍使然。

判断障碍的事连续发生,离不开自傲或不接地气 ,大家记忆尤新,林冠英今年6月指砂拉越政府2018年财政预算案110亿令吉,3年后砂州将破产,理由是砂州的储备金只有300亿令吉;有学者马上不留情面打脸,指槟州政府今年的预算案12亿令吉,可是储备金只有11亿令吉;雪州今年的预算案25亿令吉,储备金却只有23亿令吉,说明林冠英的逻辑没有说服力,跳脱不了判断障碍。

至于中文媒体被国阵利用打压希望联盟,尤其是火箭。担心有三人成虎的故事发酵,到今天还没有第二只虎出现,希盟也好,非政府组织也好,没有人随风起舞,不像拉曼课题,一波高过一波,只能用判断障碍来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