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对衰退免疫吗?/马来西亚安邦智库

如果说世界上有经济体对于经济衰退免疫,在传统经济学的框架内,这几乎是天方夜谭。

以美国为例,从1973年以来,美国经济经历了6次经典的经济衰退,每次历时从6个月到18个月不等,都出现了经济负增长,从负0.3%到负5.1%不等;从1893年至1934年,美国经济经历了6次大的萧条,历时从13个月到43个月不等,经济增长从负增长14.7%到负增长38.1%不等。



近几十年以来,中国经济也出现了数次衰退。安邦咨询(ANBOUND)的研究显示,自1960年代以来,中国经济至少经历了6次较大的衰退。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中国经济就出现了新常态“脱轨”,诸多经济现象显示处于“衰退”的过程之中。

不过,投资银行高盛最近发表研究报告称,当前美国经济从结构上已不再倾向于陷入衰退,美国经济已近乎对衰退免疫。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2019年10月9日曾表示,经济衰退是繁荣的副产品,但美国经济没有哪个板块特别繁荣,所以,他不认为美国经济十年的扩张,一定要让位给经济衰退。

5潜在风险



根据鲍威尔的观点,2007-2009美国的经济衰退,是由2000年左右的房地产泡沫所引发。

高盛依然认为,美国经济有5大潜在风险:

1.原油冲击;

2.通胀过热;

3.金融失衡;

4.股市涨得太多,企业债务过高;

5.财政政策风险,政府支出消减。

但高盛对5大风险因素的分析表明,它们大多是温和的。高盛认为,始于20世纪80年代的“大温和”(Great Moderation)的现象——以可持续增长和温和通胀为标志的低波动水平,直到十多年前的金融危机才中断,“大温和”的支柱目前仍然存在。

高盛经济学家认为:“当前经济在结构上不太容易陷入衰退。虽然可能出现新的风险,但最近几次衰退的主要来源——石油冲击、通胀过热和金融失衡等,现在似乎都不太令人担忧。”

安邦咨询研究人员认为,高盛有关“美国经济对衰退近乎免疫”的判断,目前还难以确定,需更长时间来观察。

但它指出的现象引发了值得关注的问题:当全球央行推出极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即“大放水”),以更大的泡沫填补了此前的泡沫破灭时,是否改变了经济形态和经济体系?在过度城市化和高度信息化的社会,资本过剩会不会成为世界经济的常态?

资金市场高度发达

安邦咨询的智库学者陈功曾经提出“危机三角”模型,认为过度城市化导致的资本过剩,是当前全球市场的最大特征。

“城市化-资本过剩-经济与金融危机”所构成的危机三角关系,是影响甚至控制经济脉动的重要原因(详见《颠覆世界的城市化》,陈功,2015年9月)。

从“危机三角”来看,资本过剩不仅是理论认识上一个非常关键的分水岭,还是造成过度生产的重要原因。

在过度生产的世界里,资本过剩不会表现为通胀,而是会表现为债务和库存.

此外,资本过剩还会表现为金融资产价格高企(如股票价格上涨)。

美国之所以在金融危机之后最快复苏,表现出高盛所认为的“对经济衰退免疫”现象,在安邦的部分研究人员看来,这与美国经济结构有关,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经济已经高度资本化,不仅资本市场高度发达、金融业高度发达,很多产业的发展也与资本紧密相关。

这种情况下,资本过剩的局面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维持美国市场的繁荣。

即使是靠泡沫支撑的繁荣,在下一轮泡沫大破灭造成危机之前,资本过剩给美国带来的影响就表现为“对衰退免疫”的表象。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