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教化成全球趋势
汶莱变东南亚“小沙地”

汶莱在2014开始分阶段施行回教法。

东南亚的回教化发生在一个全世界的趋势里,即世界正在回教化的事实。

为何世界都在回教化,回教徒为何这么厉害?



根据搜狐网站的农夫史记报道,其关键原因有三点。

从世界范围内来看,主要是三大宗教,即基督教、佛教,还有回教。

回教正在全球快速扩张,甚至基督教大本营欧洲都在回教化,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回教到底凭什么,能够在世界快速扩张,全球扩展?真实原因有三点。

回教从公元7世纪产生,到现在在全球扩展,分布在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总人口超过18亿。



现在整个中东、北非都是回教徒,还逐步以中东为中心,向中亚、欧洲、南亚、非洲南部、东南亚及东亚扩展。

现在很多国家都在回教化,尤其是欧洲逐步在失守,俄罗斯回教徒占比已经20%,法国回教徒超过600万,德国也超过500万。而且,整个欧洲的回教徒还在以迅速的方式扩展,未来欧洲的回教化可谓是势不可挡。

不光如此,在东南亚、东亚,甚至美洲,回教徒都在快速的增长。

欧洲的回教徒以迅速的方式扩展。

回教徒扩张3关键原因:

1. 生育率高:

从宗教体系来看,无论基督教还是佛教,对于生育那是保守的。现在基督教国家和佛教国家,生育率都很低。

而唯独回教国家还在敞开了生育,生育率是其他宗教的好多倍,因此,回教人口保持爆炸性的增长。

而在这一涨一跌下,回教化不可避免。可以说,如果未来基督教和佛教人口生育率不上来,那么未来真的可能被回教徒占据。

2. 最严密的管理制度:

从宗教性质来看,回教是宗教里面对信徒管理最严格的。

佛教基本没有约束,讲究“佛祖心中坐”。而基督教也是很松散,除了每周一次的礼拜外,几乎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但是回教对于信徒的管理,做到了每天都有好几次的集中祷告,将整个宗教融入了每个回教徒的日常生活,对回教徒高度的控制。

具有最强的组织性和凝聚力,所以其扩展必然迅速,信仰也更加坚定,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3 .穷人的扩展:

回教最大的特点就是在穷人中间的扩展,回教主张无论民族、种姓、阶层,都是兄弟姐妹,都要相互帮助,所以深受穷人的喜欢。

在欧洲,产生了很多的城市中低层百姓,而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其它地区还存在大量的穷人人口,这是回教能够快速扩展的最基础土壤。而其他宗教在这方面,没有这个优势,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所以,回教徒的扩展未来还会更加迅猛,加上高涨的生育率,再过几十年,世界一半的人口都要回教化了。

汶莱苏丹博尔基亚要求外界尊重汶莱,“就像汶莱尊重他们一样”。

汶莱施行回教法  

连学者也感苛刻

1996年的时候,汶莱苏丹博尔基亚花了两千多万美元庆祝自己的五十岁生日。这场邀请了世界各地的领导人和皇室成员、歌舞升平的庆典长达两周。

这番景象与十年之后,博尔基亚宣布实行回教法施行之后的第一个斋月里,宛如“空城”的商场形成了鲜明对比。

根据链闻网站报道,汶莱在2014开始分阶段施行回教法,不仅用古法约束境内的回教徒,也将覆盖范围扩大到所有国土内的其他人群。

刑法的严苛,连一些回教学者也认为是“失去了古时候施行该法的条件和基础”,在现代实施古法反而是 “违背回教的”。

但是对于生活在汶莱的大多非回教徒来说,禁酒禁娱乐、斋月期间餐厅店铺禁止营业、以及言论管控等等,却是让他们生活处处不便的所在。

汶莱在2014年宣布回教化的时候,立刻就引来了激烈批评,但这个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排名世界第四的回教君主国并没有把这些批评放在眼里。

博尔基亚当时曾对这些批评声发出警告,要求外界尊重汶莱“就像汶莱尊重他们一样”。

博尔基亚给回教法的合理性做辩解时,表示这是“汶莱伟大历史的一部分”、提供来自真神的指导,就像其字面意义一样把国家领向“水源之处”,成为他所谓的“回教化的新加坡”。

虽然博尔基亚声称回教是指引国家的明灯,但外界更为现实的猜测是,通过回教化,汶莱皇室可以在整个国家赖以生存的油气资源逐渐走向耗尽的情况下,为其统治巩固基础,毕竟约有66% 的汶莱人口是回教徒。

汶莱华社的舞狮活动需定时定点进行。

少数族群活动受限

如果以族裔论,汶莱目前大约有 10% 的人口属于华裔,是除了占绝对主导地位的马来人之外的第二大族群,约为 4.5 万人。

在正式开启回教化之后,汶莱境内的少数族裔的日常生活,面临更严苛的管制。

比如,2014年宣布实施第一阶段的回教法之后,政府就频繁对其它族裔或者宗教的相关活动实施禁令式的管理办法。

例如,2016年春节开始,对华人社区新春期间的传统舞狮活动进行定时定点的管理。

“不可在酒店、餐厅、商业大厦和公共场所进行……遇到祈祷时间也须休息,以示尊重”。其它还包括“不可燃放烟花爆竹,且舞狮成员必须是华裔”。

其它的管制,包括了对饮食、娱乐等方面。华人社区本身与世无争的特质,则使他们虽然身居第二大族裔,在强大而保守的原教旨主义政府面前也显得手无缚鸡之力。

华裔选择移民或加入回教

很多华裔选择的对应方式就是移民或者加入回教,而后者据说对入籍也有一定帮助,总之就是放弃世代生存的空间以及身分认同中的其中一者。

汶莱历史上虽然从没发生过大规模排华事件,但在成为“东南亚的沙地”之后,汶莱给予非回教徒的生存条件再次被压缩,华裔社区自然不可避免。

对于很多华裔来说,回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这些前辈人待过的地方自然是首选,无论从文化还是语言上都可以算是平稳过渡。

但新加坡独有的封闭和对移民的高门槛,在入籍难度上并不亚于祖国汶莱,而在马来西亚和印尼这样移民难度较低的地方,回教化也同样是一个笼罩在少数族裔社区的阴影。

时代周刊在2014年批评汶莱施行回教法时也说,汶莱是“暗中进行的东南亚回教化进程中的另一个例子”。

对于汶莱华裔来说,最好的移民远方,可能还是最开放的美国、澳洲、加拿大及英国这类的移民国家。

为了摆脱控制而在东南亚内部移民,可能只是从一个高压环境跳到另一个高压环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