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独尊 搬出是非/许国伟

《笑林广记》有一个故事,叫“搬是非”。有一寺庙,是尊奉儒释道三教的,因此就供奉孔子、释迦佛祖和太上老君塑像。

有一天,有个道士看到了,就去把太上老君的塑像移来中间。过了几天,有个和尚看到了,就过去把释迦佛祖像移回中间。再过几天,有个读书人看到,就把孔子像直接移到中间。



这3位圣贤私下互相说道:“我们本来都好好的,却被这些小人搬来搬去,都搬弄坏了。”

这是一个老掉牙的故事,但用在任何时代,对照时局,一点都不会老掉牙。尤其是在马来西亚。

在我国,各族的文化及各自信仰的宗教都在宪法下获得保障;而且多年来也互相包容,和谐共处。但是,往往因为政治人物为了捞取利益,证明自己对捍卫种族及对信仰更虔诚,非得把自己的种族及宗教放在C位,排斥其他。就像“搬是非”里这个小故事。

停搬是非靠勇气

原本儒释道三尊塑像并例相安无事,没有问题。只要有人一开始动手搬动,是非就来了。华淡小的课题也是如此。



多源流学校在国内屹立多年,跟国小并存,其实都没有问题。但政客时不时就挑起单一源流教育、废除多源流学校的课题,一再挑动囯人的神经线。从指责华淡小是阻碍团结的绊脚石,到指责华淡小是种族冲突的祸首,背后的思维都是一样的,就是唯我独尊。

当原本被视为开明派的玻州宗教司阿斯里一样发出这类指责,甚至发动网上请愿要直接消灭华淡小,所作所为已不只是要移动其他塑像,而是要搬走甚至打砸其他塑像了。

在5·09大选后,不少国人都欢天喜地,以为终结了种族政治的乱局。但是,一些政治领袖要落实单一源流教育,废除多源流教育的心,仍然不休止。

从马来人尊严大会通过议案6年内废除多源流教育,到土团党及巫统有领袖再提单一源流教育,甚至土权党入禀法庭挑战华淡小的地位,这些动作环环相扣,说到底都是呼应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对单元及多源流教育的想法。

现在就看打着多元口号,强调本身不玩种族政治的希盟政府,是否有政治勇气来停止这种“搬是非”的乱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