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辟新创意工业集中地
让隆边沿区活起来

卡罗琳建议通过改善交通衔接、发展新工业区引资,在吉隆坡市边缘地区打造更多吉隆坡,带动发展。(UNStudio 提供)

曾几何时,吉隆坡犹如我国的天之骄子,就像烹制一只“八宝鸭”,什么好料都塞到它肚子里去,然后慢慢的熬。

大型发展项目都集中于此城中,一栋栋的摩天大厦平地一声雷在人们塞车抱怨中矗立;另一边厢,密集的人口也引发众多问题,包括交通堵塞。



当捷运快铁穿梭于隆市这个美丽的大都会的同时,永续城市规划,也如预料般成为迫切的议题。

过去多年,有人认为与其把所有好料都塞进这大熔炉,不如创建“更多吉隆坡”,让城市版图更快速扩大,分散就业人群以缓交通;也有人认为应改善公共交通。

对于种种建议,《南洋商报》通过电邮访问了墨尔本大学绘测、建筑及策划系荣誉教授卡罗琳波斯(Caroline Bos) ,以分享她在外国一些城市规划重点项目的概念。

卡罗琳波斯是荷兰籍绘测师,也是阿姆斯特丹夺奖无数的绘测公司UNStudio (United Network Studio)的联合创办人。

人人都挤来吉隆坡工作,加剧当地的交通和住房问题。(档案照)

她受访时说,吉隆坡发展有朝南的大趋势,但隆市以北仍有充足的土地及不少发展较差的地区,但因缺乏就业机会及公共交通,人人都挤来隆市工作而不想住在有关地区,隆市交通问题因此持续加剧。



针对此,她建议一些城市的这些边沿以外地区,可发展为没有能力负担城市区租金的新的创意工业集中地,而这些工业的涌入,可使本来乏人问津的地区被优质化。

“一旦这现象出现,投资就会接踵而来,这么一来,这些地区就会‘活起来’,变成成功的优化地区。”

她认为,这样的过程应获鼓励,例如政府可为创意工业提供教育设施、工作空间或作业坊,甚至提供补贴。

她相信像吉隆坡这样的城市还有更大的动作的空间,而且也能对周遭带来提升效应。

荷兰建筑设计团队UNStudio 打造,位于中国杭州的来福士中心是秉承可持续发展理念打造的居住、办公和休闲中心。(UNStudio 提供)

卡罗琳说,他们之前在中国杭州通过莱佛士城及在鹿特丹(Rotterdam)的伊拉斯谟大桥(Erasmus)达到这成果。虽然这些都是建筑项目,但这些大规模的动作能在城市里扮演重要带动角色。

她说,另一个例子是FOUR—一个目前在法兰克福进行中的摩天大楼项目。有关工地位处城市的中心点,但过去45年这如今的中心点是完全无法进入的地区。

“这个新项目不仅开放了有关地区,使公众可及,也包括兴建新的街道,以制造一个多元用途、蓬勃的城市内部的地方,并在此区的工作、生活、休闲生态上带来健康的比例。我们笃信城市重建的过程里,建筑设计有它重要的角色可扮演。”

捷运系统可衔接各区,活络大都市的动脉。(档案照)

可试行先区试验计划

卡罗琳赞赏吉隆坡把本身推上世界版图,它极之自强不息地吸引资金及发展成区域内的一个强大的经济和金融贸易中心。

她说,这个专注点如今应能扩大至包涵更多文化及创意工业。更多公园、户外绿肺区及休闲的选择将更有利于这个城市及它所吸引的人口。

“城市规划的概念近年来出现天翻地覆的转变。上世纪,许多地方是采取垂直型手法,涉及很刻板的规划程序及条例。

“城市的过时区很多时候以蓝图规划方式进行,很多旧城区是以这种白板(拉丁语:Tabula rasa)手法进行规划,旧建设被拆除及以全新的大蓝图的建设取代。

“这曾是欧洲的城市规划手法。如今已不再受欢迎。城市规划再也不涉及‘空白的画布’。如今人们要求居民或社区都能参与城市规划。”

法兰克福核心地带45年来一直对外封闭,但四座新的摩天大厦改变了当地的面貌,成为充满活力的综合用途中心区域。(UNStudio 提供)

她说,在荷兰,她们正试行更小规模的先区试验计划,在一个时限内,不实施过度限制的规划管制条例。

“此举容许我们能更自由地试验及使用这些小规模的专属计划,使概念及方案得到更好的回转,这些转变如果成功,规模可扩大化并适用于其他城市。若一些效果不彰或不如预期,就不值得花与如执行由上至下全面性的大蓝图规划一样的资金去进行。”

她说,这样的小规模试验计划可在更短的时期内实行,而且更灵活。重要是,应避免拟出20年的计划方案,然后在每5年左右就检讨它一次,反之,我们需要持续、循环式的回馈,以便可不断地调整有关城市的规划。

BRT可为大城市带来良好的交通效应。(档案照)

须有良好公交衔接

卡罗琳认为“创造更多吉隆坡”肯定是很有意思的想法,但“更多个吉隆坡”之间就必须有良好公共交通和衔接性,这衔接网络要成功运作,必须是一个全面连通的网络。

她说,捷运可能是目前唯有的可行选择。这或涉及可观的初期投资,但基于现有预测,即未来30年城市区人口增长料倍数增加,因此我们须在城市面对基本设施瘫痪之前采取行动。

“在吉隆坡,汽车是主要的交通模式,这使挑战更形严峻,因此,必须开发一个优势好处及吸引力足以说服市民,它会比使用汽车更捷便的替代交通模式。无论如何,这样的介入很大程度上胥视各别城市的情况及可行选择的广及性。”

她举例,在多哈城市,汽车也是主要交通模式,她们着手于卡达尔铁道全新的快车网络的车站设计。其解决方案是使每一个车站变得就像乘搭飞机的第一等舱般,尽量舒适及吸引人。

“对于这特定的地方,这被视为是必要的,以说服人们使用公共交通。”

无论如何,她表示,在荷兰的Arnhem 中央车站,她们采取另一个不同对策,因为公共交通对荷兰人来说并不新鲜,但为了使它能吸引更多人,必需把它变得比拥有一部汽车更方便及具优势。

“因此,我们创制了一个车站大蓝图,把该中央车站转变成不同种类交通工具如捷运快铁火车、区域巴士及当地载客巴士的一个综合性的转运中心,这么做就有可能为乘客们创造几乎无缝的第一里路及最后一里路的衔接交通,因此很显著缩短了旅途的时间。 ”

无论如何,卡罗琳强调,不能一本书走天涯,因为各地情况不同,像她近期阅悉一个指良好的快速巴士捷运(BRT)系统也能像铁轨系统一样,为大城市带来良好交通效应的研究,而且成本更低,一些地方甚至可用电车,好比哥伦比亚波哥大的BRT就是成功例子。

双文丹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档案照)

全球房屋课题无万灵丹

提到房屋课题,卡罗琳指这是全球都面对的问题,没有万灵丹。

“我们正在进行一些从不同角度处理有关问题的房屋计划,例如微型家居、共享家居及学生房屋的发展。在这情况下,我们可以这么说,人口密集问题反以密集方式来处理,这肯定在长远上无法解决有关问题。

“我们也要谨慎以垂直扩张发展来处理这问题,同时发展城郊边沿区。我们在UNStudio 进行这些计划,除了建筑内及大蓝图内,但房屋短缺并不是可以用单一方法寻求解决的问题。

“如果我们建更多房子,就必须提供更多服务设施,例如学校医院及公园等等。我们也需面对与垃圾管理及基设和公共交通系统相关的各种问题。

“最终,这是全球各城市共同面对而没有简单答案的大家关注的问题。我们只能继续研究及尝试所有的可能性。”

绘测师贡献城市景观

卡罗琳说,绘测师为许多城市的景观作出巨大贡献,带着批判角度去检讨一个城市地标或座标的效应虽正确,但她仍觉得绘测设计有极显著的贡献。

她认为,不同的项目可对城市带来不同的正面效应。举例说,伊拉斯谟大桥不仅成了鹿特丹的象征性地标,它其实使到该城市南部的整个未经使用的工业地区重生。

“它提供了所需的衔接基本设施而促使新的生活、工作及休闲娱乐发展计划,使许多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公众及城市获益。”

荷兰格罗宁根教育行政机构及税务机关办公楼采用节能环保的概念设计 。(UNStudio 提供)

她强调,小动作也可为城市地区带来显著的好处,像在荷兰的格罗宁根(Groningen)市,她和团队为荷兰税务办公室设计了一个建筑物,并融入面积很大的城市公园于项目中,这把整个地段开放了作为公众的休闲用途,从中为周遭的产业增值不少。

“作为绘测师及城市规划者,我们当然希望这样的效果能持续在未来维持长青,但我们须循序渐进的改善城市,正面地一小步一小步地进行,并相信成果会及将维持对城市和公众有利。”

她说,我们不能只专注于把一个目标最大化,反之,应随时谨记着不同的价值和利益需求,并在这些不同利益中寻求达到平衡。

“我们也需相信我们的创意议程并对我们作为人类所面对的限制,尽我们的能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