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许世平

《南洋商报》最近在“大千世界”刊载一则报道:1999年,美国密歇根州的19岁少年因抢劫银行,被判处6年徒刑;20年后他却成为律师,还重返法院,让当年判他入狱的法官为他主持宣誓就职,见证他改写人生。

那些人犯了罪,被判坐牢,还能实现逆袭,成就励志人生的故事,的确很让人感动。监狱时的罪与罚,真的能让人重新做人吗?



根据调查研究,监禁往往产生更多的暴力,有好些国家每年都释放大批刑满出狱的罪犯,有超过半数甚至三分二的人会重蹈覆辙,重返监狱。根本原因是,犯人跟那些没有受过教育的罪犯在一起,在粗暴骚乱的环境下不断地被强加犯罪人格,当他们出狱后,这种人格偏差会比以前更加明显。

通识课程打开世界

在美国某些监狱,却通过开设通识课程,帮助罪犯重启人生;犯人可以修习文学、经济、人类学、数学、自然科学和艺术的基础学科。通识课程打开他们的世界,让那些边缘青少年看到了还有那么多有待他们探索的美妙事物,让他们学到很多有趣的东西,包括政治、历史、经济、心理学、环保,这些知识帮他们走出监狱的高墙,让他们以全新视野反思过去,展望未来,在他们刑满被释放后,离开牢狱却仍能继续学业。

因为这种充满人性化的人生重启计划,重蹈覆辙而再受到禁锢的人低于2%,超过80%的人出狱后还能找到工作,一些被视为社会底层最危险的人,还成为向政府纳税的中产阶级,甚至成为行团的领袖。他们能够改写人生,是宽容的社会给予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重新接纳他们,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认识到,他们有能力重新定义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

那些犯人最终能够脱胎换骨,获得新生的案例,证明了“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的环境作用。再让我们重新检视今日社会的政治现实,试想想,有没有一种教诫,能改变那些恣意散播仇恨的种族主义及宗教极端主义者,开启他们的思考力和审视力,唤醒他们灵魂的救赎,改变人的内在环境,然后彻底改写马来西亚人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