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城边界划分不清
最低薪制度引混淆

三苏丁:应根据雇员的认证技能确定薪金。

(吉隆坡27日讯)大马雇主联合会执行董事拿督三苏丁说,由于边界的划分尚不清楚,在57个较大的城镇执行1200令吉最低薪金,会在雇主和雇员之间引起很大的困惑和焦虑。

他指出,人力资源部于2019年12月18日发布的有关此事的新闻声明,也为雇主预留很少的时间进行必要的安排和调整。



他说,当雇主面临不确定性时,增加营业成本是不合适的。

“媒体行业受到了严重影响,财政部甚至考虑了对不裁员的媒体公司给予税收优惠的想法。

“不仅媒体业受到严重影响,零售业也面临许多挑战。最近,马来西亚最古老的超市之一已关门大吉。

“因此,在充满挑战的商业环境中,雇主对提高最低薪金的影响担忧,肯定不是危言耸听。”

他说,与其持续提高最低薪金,联合会呼吁根据雇员的认证技能确定薪金。



“与其他国家比较最低薪金率是不相称的,因为与发达国家,例如澳洲相比,马来西亚的劳动生产率水平要低得多。”

他说,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了新技术,这将使雇主能够通过利用数字科技、自动化和机械化来提高生产率。但是,采用这些技术的成本很高。

“由于大多数雇主是中小型企业,因此,联合会敦促政府搁置雇主代外劳支付人头税,以协助雇主让业务自动化和机械化。”

外劳多汇25亿回国

三苏丁估计,从2020年1月1日把最低薪金设定在1200令吉,将让外劳每年向来源国的汇款增加25亿令吉。

“这将使外劳目前估计每年汇出的340亿令吉增加约7%。显然,外劳向来源国的汇款增加会影响令吉的汇率。”

他说,联合会支持政府的政策,减少对外劳的依赖。为了满足特定经济领域对非技术工人和低技术工人的需求,政府允许利用选定来源国的外劳。

他说,联合会在涉及外劳的事务上与政府积极合作,其中主要的问题是非法外劳。

他说,联合会提出的立场是,导致存在非法外劳的因素,可能归因于当前的招聘制度,包括源自来源国的强迫劳动要素。

“除了高昂的招募和人头税成本外,大约10%的获批准外劳将在抵达后不久潜逃。为此,雇主还将对每名潜逃的外劳被罚款250令吉。”

劳力短缺被迫依赖外劳

三苏丁说,如果雇主可以选择,会偏向雇用本地工人,而不是外劳。但是,事实是,某些领域的工人短缺,雇主被迫依赖价格较高的外劳。

“雇主还必须遵守国际劳工标准,以满足客户的需求,包括向海外出口马来西亚商品和服务,否则可能会面临倒闭的风险。”

他说,声称雇主对外劳“操纵和剥削”是绝对错误和毫无根据的。

他指出,业界提出的反对意见是,对1200令吉的最低薪金的审查,未按照《2011年国家工资协商理事会法案》的规定进行适当的审查。

“此外,联合会还呼吁希盟政府履行诺言,在执政的首5年内,将平均分担把最低薪金从每月1000令吉提高到1500令吉的责任。迄今,最低薪金的100%由雇主承担。”